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10-12(合租日常段子)

時間怪圈:

私以为,已经蛮甜了……( ´ • ω • ` )童叟无欺,要是看完觉得不甜,请来和lo主撕逼(什么鬼


写到现在总字数也两万多字,感觉我根本已经不是在写段子了( ´ ▽ ` )ノ嗯为了写这文我也是蛮拼了……这次更的比较多,六千多字,call me业良!


那么那么,《千总助攻•章之一》终于到来了,因为是千千的助攻章,所以首尾两段千千的戏份不少w虽然中间大部分还是老王和源源的戏份啦……


 P.S 下一章老王告白。 


前文链接:1-4   5-6  7-9  


>>>以下正文:


10.缩成汤圆,躲我身后


王俊凯前一天晚上赶论文,所以第二天日上三竿了还睡着。有人打开房门轻手轻脚地进来,“唰”地一声毫不留情地拉开窗帘,初秋正午的毒辣阳光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洒了王俊凯一床,幸好他是拿棉被蒙着头睡的。


饶是如此,王俊凯还是不耐烦地翻了个身:“……你要的碟在我桌上,把窗帘拉起来。”


奇了,福尔摩斯又上线了。


易烊千玺把桌上的碟收进包里,坐到床边,隔着棉被拍拍王俊凯:“嘿,你怎么知道是我。”


王俊凯皱着眉掀开被子坐起来,揉了揉睛明穴:“王源儿走路爱拖着走,我听得出来。”他看看时间,估计易烊千玺来没多久,王源就赶着出门上课了。


“……你真该看看你刚才的表情,宠溺die。”


“宠溺个头,拖着走路不是什么好习惯。”


你也没让他改啊,易烊千玺在心里吐槽。


“你一会儿什么安排?”


“乐队练习,下午去看院里的篮球比赛。”


易烊千玺点点头:“那你赶紧起吧,我跟你一块儿去,找二文有事儿。”


王俊凯多问了句什么事,易烊千玺就说了四个字,系花第二。王俊凯笑着摇了摇头,也是风流债。


只是没想到会找到易烊千玺这条路子。


两人一起去了练习室,随后该排练的排练,该去上课的去上课。下午王俊凯练习结束了便背着吉他晃去球场,正好球场就在学生活动中心后面不多远,走过去倒也挺近。


到那儿的时候球赛已经开始一会儿了,没想到易烊千玺下了课过来居然比他还到得早,王俊凯问战况如何,易烊千玺说暂时领先,然后又笑了笑说:“你家王源儿是队里的主力。”


“我当年也上过场。”


“你打得没他好。”


“……”


之后又漫无边际地扯了些别的,比如设计学院的队服怎么这么像灌篮高手的湘北。


“你还知道灌篮高手啊。”王俊凯说,“不过那本来也是按公牛做的。”


“私以为,设计学院应该自己设计队服啊。”


王俊凯耸了耸肩。说话间比赛就结束了,险胜三分,王源等人走下场,一群人一拥而上说去庆功。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虽然比多数人大一届,但一个学院的大家都很熟,便也一块儿去了。吃完烧烤又去唱歌,要了一间大包,好不热闹。


有人起哄要街舞社社草来一段,易烊千玺推脱不成,只好点了首歌现场即兴了一下,然后便和大家一起玩游戏去了。中途他出去上洗手间,回来时见王俊凯坐在一边,居然很冷静的样子,于是坐到他旁边拍拍他的肩:“你不看着他点儿。”


这个“他”指的谁,无需多言。


王俊凯摇摇头,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王源,眼神温柔:“让他玩儿吧。”转过头来问易烊千玺,“你不过去?”


易烊千玺也摇摇头:“老了,歇一会儿。”


过会儿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欢呼,一个女生指着王源兴奋大喊:“我赢了我赢了!王源愿赌服输,不许抵赖啊!”


“行行行,”王源挺无奈的样子,“你点歌你点歌。”说完便转过来看王俊凯。


“哦我忘了跟你说,”易烊千玺这时候才慢条斯理道,“他们好像把你玩儿进去了,王源要是输了,你们两个得合唱一曲。”


“……”王俊凯蹭地一下转头看易烊千玺,接收到对方肯定及幸灾乐祸的目光后,复又回头目视前方,作出冷静自持的样子,“我没所谓。”


这时候先前的妹子已经点好了歌,前奏一响起来,王源就说这不是《结巴》吗?你看看你,平时都看的什么剧。


那女生乐了,那你还不是会唱。


王源还在负隅顽抗:“我会王俊凯也不会啊。”


他把希望全寄托在王俊凯身上,回头一看,王俊凯那儿都把话筒牢牢攥在手里了。


“……”


 


众人玩到凌晨才散,王俊凯骑着摩托载王源回家,见他衣服单薄还让他缩圆一点。


王源大着舌头问,什么叫圆一点?


王俊凯把安全帽罩在他头上,一边帮他扣好一边说:“就是团起来,缩得比我表面积小。”说完又有些得意,“不过你本来表面积也比我小。”


王源从安全帽里露出一双杏眼:“你就是变相说我没有你高大咯?”


“对。”王俊凯习惯性地揉他头发,结果一巴掌拍在了安全帽上。


王源起初还有些醉意,但坐在后座上吹了夜风,回家又洗了澡,倒在床上时已经清醒了。不过还是架不住疲劳和满足感,王源抱着棉被,脑中还在回放今天的片段,本来就要沉沉睡去,突然又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小夜灯暖黄色的光自角落充盈了整个房间,好像能柔化所有的棱角,他却突然平静不下来了。


坏了坏了越界了越界了……王源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他今天怎么就跟王俊凯合唱了那么一首歌了呢。


所以由此可知,王源判断越界与否的标准其实也挺别具一格的,内裤都送了,合唱就不行。


 


11.你所以为的巧合,都是他的回应


三教底楼多了一块广告板。


学校教学楼的底层大厅总是层层叠叠地摆放着贴了广告海报的大白板,日语德语课程,招聘实习,周末学校放什么电影,各学院社团的活动或者图书馆咖啡厅的促销广告都可以在这儿看到。今天多出来的这块板比较特别,上面花花绿绿贴满了小纸条。


王俊凯本来是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的,跟大多数学生一样,这些广告日日摆在这儿,谁对它们都是视而不见,偶尔见着有兴趣的才瞄几眼。或者是像王俊凯今天这样,因为在等同学,闲着没事,才踱过去看看。


走近一看才知道这是块寄语白板,上面的纸条都是出自不同人之手,多是祈愿和留言,有希望能拿奖学金的、想得到出国交流机会的、找男朋友的,或者单纯留个纪念,也有祝友谊地久天长一类,甚至有“想喝杯奶茶”这种纯粹来乱的。


王俊凯草草看了几张,突然见着一张蓝色纸条上的字迹很熟悉,拿起来端详片刻,便摘下来夹进了书里。他又从板子上方的小袋里拿了张浅绿色的纸条,写了几个字,然后挂在了那张蓝色纸条原本的位置。


回到家已经快要八点,屋子里黑灯瞎火的,他原本以为王源不在,幸好开灯前察觉沙发上睡着个人。王俊凯把东西放进厨房,打开厨房的灯,然后去王源房里拿了客厅电灯的遥控器,把灯光亮度调得极暗,这样便能不吵醒他。


所以直到王俊凯蹲在沙发前拍他,王源才醒过来。


他第一眼先看见的是王俊凯的脸:“你回来了……”然后才抹了把脸,“总算醒了。”


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倒不是因为初秋气候闷热。王源对光很敏感,要是在睡觉的时候天色由明转暗,王源必做噩梦,而且绝醒不过来。他下午本是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没想到一会儿夕阳西下,天就黑了下来,害他老是在梦里挣扎着要去开灯。


彻底醒过来才注意到客厅开着暗黄色的灯,合着从厨房透过来的光,虽然不亮,倒很温馨,怪不得他后半的梦境安稳了许多。


王源吸了吸鼻子,敏锐地捕捉到空气里一丝辛辣的味道。


“什么东西……”


话未说完,王俊凯侧身往旁边一让,王源眼前的茶几上摆着碗面,味道闻着很熟悉,他边坐起来边就脱口而出,说的居然还是家乡话:“重庆小面?”


王俊凯点点头,脸上仿佛有得意之色。


“好巧,我正想着这个味儿呢!”王源很是惊喜,自从到外地上学就很少能吃到这个了,别的城市哪里有什么重庆小面,到处都只有重庆麻辣烫。


王俊凯做的当然不是道地的重庆小面,材料难觅,他只能尽量往原版上靠近。他在王源旁边坐下,打开电视,问味道如何。


王源本来就没吃晚饭,囫囵塞了几口,闻言又细细品尝了一下,最后评价:“虽然不完全一样,但是已经很神似了。”


再说也不是非要味道正宗不可,好吃不就行了。


王俊凯得此称赞,笑得见牙不见眼。他今天去买材料时顺道还打包了一份炒螺蛳,王源配着面吃,他也不时吃个三两个,两人边看电视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倒很是惬意。


“这是什么?”王俊凯正好转到一栏综艺节目,上面站三个小孩儿……嗯或者说少年?他以为是什么亲子节目,但台上只有主持人,又没见父母。


“哦这个,我知道,”王源接茬儿,“最近红起来的一个少年偶像组合,叫什么……什么boys。”


王俊凯说:“你六级过不了了。”


“走开好不咯我六级600多……哎要唱了要唱了,你听歌就晓得了。”


王俊凯没觉得听了歌自己就能认出这几个小孩,不过看三人模样倒是很讨人喜欢,也挺懂礼貌的,还蛮阳光。结果等歌曲前奏响起来,他还真觉得有那么点熟悉,可能是在商场或者哪儿听过,王源已经轻轻跟着哼唱起来,王俊凯也跟着哼,到了副歌部分他彻底想起这首歌了,传唱率还挺高的,前阵子在班上女生那儿听过。


两人就这么合着哼唱,王源听见副歌部分王俊凯的声音,便转头看他,视线一接触就忍不住都微笑起来,电视画面透出浅蓝和白光,画面不时切换,却照得两人表情柔和。王源不自觉红了脸,想起那日在KTV合唱,酒酣耳热之际,也是这样对视,也是这样觉得脸颊发烫,却居然比那天还不好意思,他想幸好灯光昏暗,脸上什么颜色也看不清。


终于在某次张开嘴时,歌声戛然而止,王源转过头捧起碗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面汤,放下,正襟危坐道:“时间有点晚了,我先去睡了。”然后起身到厨房匆匆刷了碗,小跑着便回房了。


王俊凯看王源那匆匆忙忙的样子,目送他回房关上房门,又在沙发上坐了数分钟,随后手肘撑在大腿上,双手交握抵住下巴,强自镇定下来。


遭不住……王二源这家伙太可爱了。


尤其是在王俊凯把没吃完的螺蛳收进厨房,发现王源洗好的汤碗居然摆错了位置的时候,他更是深深地,如此认为。


 


落荒而逃。


王源躺在床上拿手臂遮住眼睛,除了这四个字他想不出别的什么词形容自己刚才的举动。


“时间有点晚了,我先去睡了。”是什么鬼……他自打住进来还没说过“时间有点晚了”这么不自然的话。更要命的是现在才九点。


九点,对很多人来说,夜晚才刚刚开始的一个时间。


而且下午睡了个午觉他现在精神得很,根本也睡不着,为了不让王俊凯起疑心,他甚至连微博也不能刷了……等等,思及此,王源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的手机和平板好像都在客厅。


……


王源绝望地拿棉被蒙住头。


没事干便只能乱想,他原本是在听客厅的动静,但是这么静了一会儿,思绪居然飘到了别的地方去。


……他们又合唱了。


其实也不算是合唱,就是瞎哼哼而已,但是从那天庆功宴过后,这么一件寻常小事似乎也变得耐人寻味起来,毕竟如果真这么普通而司空见惯,为什么他的同学非要拿他俩合唱来打赌呢。


王源本来以为那女同学只是想听他们俩唱歌而已,毕竟王俊凯和他一个是校乐队的主唱,一个是去年的校歌手冠军,他们也一起唱过歌,声线也很合……但是后来王源就回过味儿来了,哪里会是想听他们唱歌那么简单。


 


门外的王俊凯却在思考要不要把王源的手机和平板送过去,顺便叫他别关门了。他们的房门是正对着的,天气热时为了省电费,晚上都只开一台空调,把两扇房门开着,这样便能同时吹到凉风,还省下一半的钱。


不过看王源今晚这个架势八成是不会这么干了。


那他是现在把手机送过去,还是坐等一会儿王源自己悄悄打开门溜出来呢……王俊凯徘徊于做个好人和守株待兔的乐趣间,进入了选择恐惧症mode。


 


第二天下雨,王源下了课,要出三教时想去看看昨天自己写在寄语版上的纸条,刚要走过去,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他,回头就见王俊凯朝自己走过来。


他们今早出门时间不同,所以确切来说,现在才见着第一面。


“回去吗?”王俊凯今天穿了件牛仔夹克,斜挎着包,两手插在口袋里。


瞧给你风骚的。


王源腹诽,然后摇摇头说:“我去图书馆。”


外头雨不小,王俊凯往外面看了看,又问他带没带伞,王源还是摇头。


那人便叹了口气:“我送你去图书馆吧。”


“哎?可是你之后不是还有课……”


“没关系。”


说着便和王源一道往门口走,眼见着王源都从了,他的同学却在楼梯口喊他,王俊凯简直烦躁,这没眼力见儿的。


“那你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王源就跟受了惊吓似的,往外迅速一蹿,便跑进了雨幕里。


王俊凯喊他,他只是回头说你骑摩托车载我过去也是淋一身雨,好像这个理由多么正当一样。


王俊凯望着他没一会儿便跑远了的身影,把刚从包里拿出半截的雨伞重新塞了回去。


“……我也没说我今天骑车啊。”


 


12.CP大法好


这雨下到下午便停了,王源在图书馆待到晚上,出来时已然饿得不行,便给易烊千玺挂电话,喊他出来一块儿吃饭。


某种程度上,他们两人是“食友”,就是在吃和美食上有共同的喜好和执着的友人。


王源原本是找易烊千玺去宿舍后门的烧烤店撸串儿的,结果等他时挨不住饿买了个饼吃,路过球场又一时技痒,就跑去打球了。幸好易烊千玺也是吃了晚饭的,不过嘴馋又赶上王源打来电话,才打算出来权当吃个宵夜。


这时间没什么人,也没有灯,球场上只回荡着篮球单调的响声和鞋底摩擦的声音,半天也没人说话,王源打球跟卖命似的,这把身高居然还尝试了一下灌篮。


易烊千玺接过王源传来的球,既不投篮也不回传,只是抱着球站在原地问:“你怎么,心情不好啊?”


王源没说话,拿袖子蹭了把额头上的汗,过会儿才说:“我和小凯……你们是怎么看的?”


“啊?”易烊千玺不知他问的什么意思。


王源干脆走近一些,把话挑明了:“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们俩是一对儿?”


易烊千玺心中五味杂陈如有满屏弹幕刷过,最后捡了一句最具代表性的:“你们不是吗?”


王源插腰呼了口气,看向一边。


“不是……你,”易烊千玺见他还颇有些“真受不了你们”的意思,又追问一句,“可你不是喜欢他吗?”


“我是啊,”王源回过头来,承认得倒很坦然,“但这不妨碍我和他是兄弟啊。”


“不对,应该说,”他甚至还摊开一只手作出一副强调和说明的样子来,“我们只是兄弟。”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他,那种喜欢,但你们只是兄弟,没有其他的呃、想法啊感觉啊之类的?”这里边落了半句“他也喜欢你”,易烊千玺没说,是因为尊重王俊凯和王源,但他打死也不信王源完全没察觉王俊凯的意思。所以王源这句“兄弟”,实在是有够莫名奇妙的,明明两情相悦,为什么还能觉得他俩之间就仅仅是兄弟情呢。


“对啊,没别的想法,我俩就是哥们儿。”


易烊千玺看王源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觉得自己也是醉了,完全读不懂他的逻辑,“喜欢”和“仅有兄弟情”这两种说辞根本前后矛盾。沉默良久,把球扔还给他:“网上的评论你看了吗?”


王源一愣:“什么网上评论?”


易烊千玺挺无奈地看他一眼,转身从包里拿出手机,随便点了几个人人主页和微博,递给王源:“嗯,你自己看吧。”


王源接过去翻了翻,简直被惊呆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和王俊凯什么时候这么出名,居然有那么多人关注他们的感情动向和关系进展。


他指着一行“凯源大法好”,慎重地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易烊千玺䁖了一眼:“这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捡你们名字里的字啊。”


“……”王源觉得槽点略多,不知从何开始吐槽,只好深沉地说,“我知道。”


他又往下翻了几页。


“这……怎么……我去……还有吗?”


易烊千玺说多着呢,咱们学校的bbs,版块置顶,我都懒得给你开了,还有学院的贴吧。


王源嘴张成O型,最后评价,闲,真闲。


易烊千玺把手机拿回来,关了页面,想了想又问:“我说,你真不觉得你跟小凯有可能?你们两个之间除了兄弟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你就完全没想过?假设,假设他跟你告白呢,也不考虑?”


“为什么我就非要和他发展成那种关系呢?”王源还纳闷了,“我喜欢他跟我俩是哥们儿又不冲突。”


因为你们就是朝着那种关系发展的节奏啊!易烊千玺在心中呐喊,哪里不冲突了啊!


“你就不觉得小凯对你……挺特别的?”


“反正我没想跟他开展什么别的关系。”


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声,坏了,他便是没有料到王源是这么想的。前几天他还撺掇王俊凯告白,但是就王源现在这个状态看,他要是不从这牛角尖里钻出来,王俊凯告白铁定是死路一条。


“再说,我也不觉得老王有这个意思。”


“什么?”什么叫不觉得王俊凯有这个意思?他还要怎么有意思?易烊千玺不知王源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直觉这里头肯定有料。


王源说起这事儿的样子还挺认真,言之凿凿的模样:“不知道在外面怎么骗小姑娘的,他就经常跟别人打电话时候遮遮掩掩的,总避着我,聊QQ什么的……”


“……”


说真的,易烊千玺不大信,就王源一个王俊凯都没搞定呢,他实在不信王俊凯还有精力去拈花惹草,他那脑容量和心估计也装不下什么别的人了。


“你想多了吧,比如呢?你有没有哪次印象比较深的,具体点的,说说。”


王源想了想,还真想起来了:“就上周五就有一次,我俩看电影的时候,他来了个电话,还特地跑到阳台上去接。”


“……”


咦?易烊千玺面如死灰地想,上周五?那好像是我打的电话……






TBC.


下一章老王告白……嗯我知道说过了但是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以及,我才不会说,因为怕有人觉得“次奥老王怎么都不上课啊,天天练乐队他怎么不上课啊”所以特意写了下课镜头( ´ • ω • ` )本来大三课就少嘛!王学霸大一大二时很努力呀,修了很多课所以大三就得闲了咯!


最后,虽然是多余的补充说明……不过还是说一下表面积的事,嗯,之所以让源源把自己缩起来,是因为这样老王就能在前面帮他挡风………唉这种事挑明了说出来好害羞哦谈恋爱真托马斯的了不起(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459)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