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1-4(合租日常段子)

時間怪圈:

短篇,不太会起名字,写些合租日常,字不多,应该算是傻白甜?宠溺痴汉老王x软萌小王(大概吧),千千爱助攻不助攻,戏份多,ooc肯定有啦~私料与大量neta,如果这些都ok就走着(


>>>以下正文:


1.到了21岁还在追番的怎么可能是坏人


他的室友总不记得关灯。


王源站在居民楼下看着四楼左边窗户里透出的亮光,叹了口气。明明其他事情上那么吹毛求疵,关灯这么件小事却总是讲不听,这难道叫反差萌吗。


他蹭蹭蹭上了楼,打开自家的大门,客厅里果然开着灯,人却是一个没有。王源难掩失落,关上门转身脱鞋,然后一边磨蹭着往里走一边随手把包放下。


屋子里静得很,看样子王俊凯是真的不在家。


出门就要随手关灯啊,没人开着大灯多浪费资源啊,地球麻麻会很伤心的。


王源不止一次这么跟王俊凯说过,可惜他年轻的室友就好像得了选择性天然呆,每次王源这么说,他总是嗤笑一声,然后说知道了,下次关。


下次依旧忘记,或者下次记得了,下下次就忘,或者……总之基本超不过三次。


我天我居然还数了。


王源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都很傻眼。


他先去洗了个澡,然后抽了条干毛巾铺在沙发上,也不管头发还是湿的,就这么枕着毛巾躺下,睡着前手上还攥着电视遥控器,一刻钟后王俊凯回到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


他去浴室拿了吹风机,走出来时王源已经醒了,王俊凯把吹风机递过去,又回身进浴室打开了莲蓬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王源已经吹好了头发。


也正因如此他才不得不耍乖卖甜,否则他就能假装风声太大听不见王俊凯的唠叨。


“跟你说好多次,”王俊凯一边把自己带回来的外卖袋解开,从里面拿出一个保温盒来,“洗完澡记得把地上的泡沫冲掉还有你把地板搞得太湿了……吃吗?”


王源很乖巧地缩脖子吐舌头害羞微笑最后在美食面前显露了原形:“吃!”


要说王俊凯和王源会成为室友,这因缘其实也挺特别的。有一天王俊凯刷微博的时候看见易烊千玺发了条抽奖微博,说什么“不用关注,转发即可,只要你承受能力强blahblahblah……”


王俊凯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不信邪又好奇心旺盛,你要是干脆言明奖品是什么,他搞不好还没有兴趣,但是你一说什么奖品保密还要承受能力强,王俊凯不转发才有鬼。


于是第二天下午有人按响了他的门铃。


王俊凯今年大三,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偶尔也有朋友同学登门造访,他以为又是谁不请自来,所以也没往猫眼里瞅一眼就打开了大门。


站在防盗门外的是一清秀的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跟他打招呼:“hi……hi,我是……”他踌躇了一下,王俊凯都看见他皱眉了,似乎有些不情愿,“我是最新的仿真人形智能AI,代号BK201。”


“……BK201是契约者不是AI。”万年死宅王俊凯的关注点显然放错了地方。


被吐槽的青年移开了视线,咬着下唇,一脸的悔恨不堪。


王俊凯叹了口气:“你是跟我一起修国际金融的王源。”


王源瞪大眼睛,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你认得我啊。”


“进来吧。”王俊凯打开防盗门,领他到客厅坐下,然后到阳台去给易烊千玺打电话,“喂千总?我说你就不能用正常点儿的方式给我介绍室友吗。”


那头先传来一阵爆笑,然后才说:“surprise,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给你介绍的室友?”


“昨晚我才跟你说我前室友搬了我在找新室友分房租,今天下午你就塞了一个人过来,还有别的可能吗?”


“well,you knew it,sherlock。”易烊千玺还在笑,“那你接下来应该就能推理出他是比你小一届的学弟了吧。”


“啊……你去年做学导带的那个?他为什么用那种方式自我介绍?逗比吗?”


说实话当他听到王源的开场白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秒,只是一秒,以为这就是易烊千玺那条微博所指的奖品。


结果王源显然不是奖品,易烊千玺后来抽到的也不是王俊凯:“跟我打赌输了呗,不过他也确实逗。”


好吧,真相其实有点无聊。


“我原先还想让他把自己装在箱子里扮成礼物……”


如此这般,王俊凯和王源互通了来历约法三章,就这么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后来王俊凯问过王源,连易烊千玺这个介绍人都没给他们引荐过,当时他怎么就这么放心地搬进来了。


王源说他觉得到了21岁还在看动画的不可能是坏人。


王俊凯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2.不给我添堵了行吗兄弟?


大概到了十点半,王源已经困得不行了。他今年大二,课不比王俊凯那么少,要命的是一周还有两节早八点的课。


他回到房间,看见椅子上摆着粗略叠好的衣服,正是自己今天换下来的外衣,这才想起洗完澡后好像忘了收。


于是打算跟王俊凯道个谢。王俊凯的房间就在他的正对面,也没关门,他走过去,那人正戴着耳机打副本,估计无暇分身,王源便改了主意径自回房,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把房里的大灯打开,再打开床尾墙角的小夜灯,然后才走回门边关上大灯和房门,关门前嚎了一嗓子晚安,也不管王俊凯戴着耳机听不听得见。


王俊凯倒是听见了,打完这一局起身出了卧室,估摸着王源睡了,便关上了客厅的灯。他们租的这套房子两室一厅一卫,虽然不大但五脏俱全,原本房主是打算拿来做新房用的,所以装潢上很是花了些心思。比如客厅的大灯,除了墙上的普通开关以外还有一个遥控器,可以开关电灯,还能调节亮度。


这个遥控器常年在王源那里,是王俊凯给的,知道他怕黑。


饶是如此,王俊凯每晚关了大灯后还是要开着浴室的灯,免得半夜王源起来喝水或者解手,一开门走廊客厅都是一片漆黑。


说起这事儿来,王俊凯还颇感无奈,王源也不想想,每晚基本都是王俊凯关的灯,怎么出门前他就会忘,晚上睡前他就不会忘,还有他平时出门都是白天,开着灯干嘛。


还不是担心王源晚上回来怕黑。


王俊凯有时实在憋闷就给易烊千玺说,你带的学弟智商怎么回事儿啊?


易烊千玺递给他一瓶海之言,在他旁边坐下:“我是不能理解你的口味了。”


“很难理解吗?”王俊凯拧开瓶盖喝了一口,“他很可爱啊。”


易烊千玺无声地看了他一眼,其实他指的是饮料的口味,哪想王俊凯理解到那个方向去了。


而且很可爱?这个中二青年还有什么话说不出口的吗。


“是,他是很可爱,”易烊千玺点点头,“那你告白了没有?”


这次换王俊凯瞥了易烊千玺一眼。


“还没有?”易烊千玺都有点替他着急了,“你还等什么啊,再憋下去你都要毕业了。”


话听着是挺着急,只可惜脸上却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懒得听你这种没有实质内容的八卦。”


“八卦哪有实质内容啊……好吧,那你想听什么?”


“给点建议。”


“……”我上哪儿给你弄建议我又没跟同性告白过,易烊千玺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说,“告白吧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的。”


“是吗?暑假他回老家那两个月,一次也没联络过我,也就7月1日建党日,鬼节,和教师节的时候给我发了节日短信……我又不是老师他祝我教师节快乐干嘛?”


易烊千玺在一旁默默地想王源就是想跟你说话又找不着机会只好一直拿节日当借口,这么明显的没话找话你都看不出来,注孤生。


“哦还有八一建军节。”


王俊凯还兀自在那忿忿不平,易烊千玺却在这段对话里窥见了刚开学那段时间王俊凯总对王源摆臭脸的原因。王源那时还忧心忡忡地问他“我是不是不小心得罪老王了,千千你知道怎么回事吗?”要让他知道是这么回事……啧啧……王源是天蝎座啊。


“小凯啊,”说起告白,易烊千玺倒突然想起个事儿,“你知道二源那时候为什么从宿舍搬出来吗?而且还挺急的。”


“为什么?”这也是王俊凯一直觉得蹊跷的地方,若说与室友不和,王源看着实在不像,品行又很端正,想不出什么别的可能性。


……该不是王源他抢了室友的女朋友?


易烊千玺暧昧地笑笑:“他室友……”讳莫如深地拖了个长音。


王俊凯顿觉无趣,自己八成猜到结局了,而且对他而言王源有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于是又喝了一大口饮料。


易烊千玺接着说:“跟他告白了。”


“噗——”


 


3.抱个枕头,或者抱我


王俊凯下了课,郁郁寡欢地回了家,易烊千玺今天跟他说的事儿太劲爆了,一下子浇灭了他打算近期告白的勇气。


易烊千玺走前还说:“哎就这样吧,你抓紧告白,我还要去练舞先撤了。”说完起身拍了拍王俊凯的肩,拎着双肩包蹿出教室门又回头叮嘱,“赶紧的啊我等着喜糖。”


……喜糖你妹夫。


王俊凯郁闷地想你话都说成这样了我还怎么告白,万一他又吓得搬出去了怎办,你负责?


但是晚上看见王源那张笑脸他又立刻精神一振,觉得那什么室友的没啥要紧了。


今天王源带了饭回来,两人吃完饭,一起收拾桌子洗了碗,然后就默契地一人准备饮料一人准备零食,把DVD打开放了张碟进去,比肩在沙发上坐好。


“我跟你说今天这部可带劲儿了据说。”


王俊凯转头看了王源一眼,王源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他赶紧回过头目视前方,稍稍舒展了下脖颈,然后挑眉问道:“怎么个带劲儿法?”


王源说他也不知道,他去网上搜的恐怖指数有四颗半星。


王俊凯随手一捞,把一个抱枕拉到自己面前用手随意箍着,打算等一会儿王源害怕了拿给他抱。王源这人特别爱逞强,害怕也不愿意表露,现在给他抱枕他肯定不要,这跟王俊凯只能时时忍受他的抱怨却不能直言自己是故意给他留灯是一个道理。


影片播放到四分之一,仍然没有什么猛料,王俊凯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了二十九分钟,他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碰巧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居然响了。


王源几不可察地哆嗦了一下。


王俊凯看了来电显示,把抱枕塞进王源怀里,然后起身去阳台接电话。打来的是易烊千玺,要换成平时他就直接接了,但今天下午他们聊的内容有点王源不宜,所以保险起见,王俊凯还是觉得这通电话避着王源比较好,谁知道易烊千玺要说什么呢。


易烊千玺打来就一句话,出来吃宵夜。


“千玺。”


“嗯?”


“今天是周五。”


“所以?”


王俊凯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王源按了暂停,此刻正透过玻璃窗看着他。


“周五晚上我都得陪王源看恐怖片。”


“……”


易烊千玺心中跑过“我去!?”,“你认真的?”,“麻麻救命”,“了不起”,最后才郑重地说:“小凯,你陷得太深了。”


“神经病。”王俊凯心说你就应该跟二文一起去学表演,还很痛心疾首的语气几个意思?


“那不然我带宵夜去找你们啊?”


这次被王俊凯干脆利落地否决了:“不行!”


易烊千玺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你不是吧……”


“我是。”


“你想趁他害怕的时候投怀送抱、提供一个安全的港湾?”


王俊凯秒挂电话,易烊千玺这形容词、这文学造诣,简直绝了。


他回了屋,刚才塞王源手里的抱枕早被王源丢在了一边,王俊凯也不很在意,挨着他坐下,继续看电影。


又过了半个小时,王俊凯斜眼看看,王源的手指已经蜷了起来,影片的气氛也烘托得差不多了,他刚才悄悄摸上网查过,知道全片最可怕的地方在哪儿,于是屏息凝神,只等着那一刻。


很快传说中的一幕就来了,王俊凯看着主人公打开柜子,心想就是现在,手指一动按下了遥控器——


啪地一声,灯灭了。


“哎妈呀——”


……嗯,王源喊起来也是很可爱的。


王俊凯抱着黑暗中猛地扎进自己怀里的人,如是自欺欺人地想着。


“怎么回事?”


“嗯……停电吧?”王俊凯悄悄把电灯遥控器往身后藏了藏。


“哦。”王源心安了,从王俊凯怀里挣起来,刚一回头亮着的电视屏幕里又是一个可怕的镜头,吓得他赶紧又把脸埋到王俊凯身上,“你不是说停电吗怎么电视还开着!”


“那就不是停电。”王俊凯神速改口。


王源的声音透过衣料传出来有些闷闷的:“那没灯怎么办?”


“等一会儿吧,一会儿要是没好,我再去检查灯泡和电闸。”


“那你先把电视关了。”


“不要,没光干坐着无聊。”


王源便抱着王俊凯不说话了,王俊凯估摸着他可能有点不乐意,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只好不甘不愿地妥协。


不过眼下这个发展王俊凯倒是很乐意,搂着王源看完了电影,但他心思完全不在屏幕上,也不知道都演了些啥。


易烊千玺说的其实不准确,王俊凯不是要在王源害怕的时候给他提供一个怀抱,而是要制造一个时机让他投怀送抱。


王源估计觉得这么缩在王俊凯身上挺面的,中间尝试过两次要起来坐好,但都被吓了回去,结果就这么搂着搂着睡着了,直到放了片尾曲,王源的手从王俊凯腰上滑下来撞在沙发上他才醒过来。


醒过来就感觉手边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材质和形状都还挺熟悉的,他也没过脑子,用力一抽就把这东西抽出来了,是电灯的遥控器。等王俊凯回过神来,意识到遥控器被王源抽走了已经为时已晚。王源按亮了灯,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的遥控器,又看看王俊凯。


“王!俊!凯!”


王源扔了遥控器手一捞霸气外漏地抓过被扔在一边的抱枕,二话不说就往王俊凯身上压,后者赶紧爬起来往别处逃。


“你站住!王俊凯你别跑!你有本事吓唬我有本事接我一招——”


 


4.易烊千呵呵知道的太多了


昨晚被王俊凯挂了电话后,易烊千玺转而便拨通了刘志宏罗庭信等人的号码,几人到宿舍外的黑暗料理街吃吃喝喝聊到挺晚,所以第二天王源找他去吃麻辣锅的时候,易烊千玺还困得很。


“你干嘛不找小凯陪你,室友不就是派这用场的吗。”


此话一出,王源下豆腐的手就慢了下来,昨天闹腾完他就直接回屋睡了,现在还假装在生王俊凯的气呢,怎么可能喊他出来吃饭。


“我问你,”王源想了想索性把盘子放到一边,一本正经地问道,“你觉得……你觉得小凯他是不是……是不是……”


易烊千玺看他那难以启齿的样子,顿时倒来了几分精神,心想是是是他就是,嘴上却得说:“是什么啊?”


“有洁癖?然后还特爱照顾人?”


“……”闹半天就问这个?你他妈在逗我?


“比如帮人收拾屋子叠衣服之类的?”


王源看易烊千玺面色如慈禧,赶紧补充问句,哪想易烊千玺闻言很是惊讶的样子:“他帮你收拾屋子?还叠衣服?”


“对啊。”


哦,那他大概爱惨你了吧,易烊千玺心说。


“唉其实我不是要说这个……”王源又恢复那幅有口难开的样子,“你记得我前室友的事情吧?”


易烊千玺叉着手,心想王源终于问到点子上了,点点头:“记得。”


“嗯,”王源也点点头,垂下视线看着桌上自己的玻璃杯,“我觉得我喜欢上小凯了。”


咦方向不对?难道他不该问我小凯喜不喜欢他吗?


“你觉得呢,”王源拿手捂着脸,有点悲痛,“我还有救吗?”


“有。”


手指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双眼睛来:“有?话说你……你不惊讶啊?”


易烊千玺仍然袖着手:“有什么好惊讶的。”


“可我是男的啊,他也是男的。”


“你前室友不也是男的吗。”


“……也对。”王源把手放回桌上,又垂下视线沉思了一会儿。


“你不问问我小凯喜不喜欢你?”


“小凯喜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可是再喜欢,也得他亲口跟王源说。


易烊千玺往椅背上一靠:“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闹半天你不知道啊?”王源一脸嫌弃,“要你何用。”


我是不知道天生我何用但肯定不是让你们俩这样夹击着秀恩爱使的。


易烊千玺把那盘没下完的豆腐扔进锅里,心中祈求这对姓王的赶紧在一起吧,两厢情愿的事儿偏偏让他这个旁观者先知道了,还知道得透透的,还得憋着不能说。


 


中午吃完饭,易烊千玺想横竖都出来了,干脆去一趟练舞房,便与王源道了别。刚一转身,他就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


“喂?”易烊千玺顶着大太阳眼睛眯成一条缝,“吃完了,他正要回去……你在家啊?”


王俊凯说在啊,易烊千玺顿觉事情不简单,王俊凯分明在家,王源出来吃东西却不叫他,不过刚才走时倒打包了一份锅底和几道菜。


有问题,绝壁有问题。


“那什么,你昨天到底做了什么事儿把小天使吓得都不叫你吃饭了啊。”


“滚。”王俊凯说得坦坦荡荡,“是他自己胆儿小,我只是不小心压到电灯遥控器OK?”


易烊千玺也不恼,也不揭穿他,只说你快告白吧,然后赶在王俊凯反应过来追问“王源跟你说什么了”之前挂了电话。


王源搬进王俊凯家的那天下午,易烊千玺就上门做客去了,彼时王源东西还理到一半,易烊千玺进门后随口问了句你们在干嘛。王俊凯说没干嘛,但是王源小天使回答得又快又老实:“我找到我家人合照还有我家狗狗的照片,拿给小凯看。”


王俊凯本来是懒得回答,王源说了他也觉得没什么,但后来趁王源进房间拿东西,易烊千玺就开始使劲儿揶揄他。


天地良心,他那时候要是知道自己现在会成为这两人倾诉恋爱烦恼的对象,打死他也不会多这个嘴。


可是半年前的易烊千玺并不能预料后事如何发展,他坐在王俊凯家的沙发上斟酌用词,还没开口,王俊凯见他脸上那笑不是好笑,就知道他肯定要说点什么。这就是交情了,旁人根本没法从易烊千玺脸上看出歹意来,只觉得他笑起来两个梨涡,怎么看怎么腼腆友善。


易烊千玺说他听说昨天王源和王俊凯一起吃的晚饭,今天他给王俊凯看了家人照片,人还没搬过来这阵子就常出双入对的,上课也时常一起,而且“小凯”?易烊千玺套用了一句台词:“我下次登门的时候你们该不会就领证了吧?”


也不怪他如此八卦,王俊凯这个中二青年虽然一直对人挺和善的,但对王源也未免太好太温柔了,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特别,恨不得把人拴裤腰带上似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易烊千玺摇头感慨。


那时候王俊凯还说他想太多,一定是B站逛多了受到了精神污染,易烊千玺说我逛得哪有你多,现在王俊凯回想起这段对话都觉得真是非常打脸。


世事无常,王源简直魔性,而易烊千玺又是个预言帝,向来一语成谶。


他后来曾问过王俊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王源的。王俊凯说具体怎么喜欢上的也记不清,真正意识到喜欢,是某个早上他刚起床,王源让他帮忙把一罐没拆封的辣椒酱打开。


刚才吃饭时易烊千玺也问了王源同一个问题,王源想了想说,大概就是有一天早上,他想吃辣椒酱又打不开,好不容易等到王俊凯起床,让他帮忙打开的那个时候。


 



TBC.

评论

热度(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