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16-17

時間怪圈:

 


前文链接:1-4   5-6  7-9  10-12  13-14   15   


16.风声太大,我真的听不见


 


王源第二天就生龙活虎地出院了,但还是没赶上上课,王俊凯把他载回家安顿好,然后去帮他请假。赶到教室时正好打下课铃,王俊凯请完假刚要走,突然听见有人喊他,是王源课上的一个女同学。


那女生问他是不是王俊凯,王源的室友,慰问几句后把话题转到了王俊凯身上,说有个项目想找院里的学长加入。王俊凯粗略听了项目内容,觉得有点意思,遂留了联系方式。


等他回到家,王源已经睡着了,及至该吃药了他才把王源叫起来。王源睡得不踏实,老是咳嗽,他吞了药,把杯子递还给王俊凯,又咳了几声说:“艾玛我要咳死了。”


王俊凯说我再给你倒杯水。


“不是,我是说我快咳死了,不是渴死了。”他说完先歪了歪脑袋,自己也觉得好像听不出什么区别。


“我知道,”王俊凯接了杯温水,洒了点盐进去搅拌匀,“喝点盐水漱口,会好一点。”


王源半信半疑地喝了,觉得味道不怎么样,刚皱眉要推开,看了眼王俊凯的脸色,又只好把杯子捧回手里。


“喝完。”王俊凯在他床沿坐下,监督他喝了个底朝天。


这盐水倒真的发挥了一点作用,但毕竟不能治本。现在天气转凉,晚上不需要再开冷气,但王俊凯还是开着房门,听王源咳了一宿。


第二天下午王俊凯要出门,王源嫌他在家啰嗦,手搭在门框上把他往外赶:“知道了知道了,大哥你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那就把地拖一下吧。”


“你开玩笑的吗?”


“当然是开玩笑的,”王俊凯揉揉王源的头发,“说得好像我不开玩笑,你就真的会去做家务一样。”


王源把他送出门,之后还真把地拖了一遍,又扫了一遍,还心血来潮把阳台的落地玻璃窗也擦了。他做完家务,刚一坐下,手机又咋咋唬唬地响起来,王源把它从被窝里翻出来,见上面被设置了闹钟,提示事项为“吃药”,于是又风风火火跑去把药吃了,嘀嘀咕咕骂王俊凯真烦人。然后倒了杯温水坐到沙发上,对着没打开的电视发呆,一边等王俊凯回来。


这好像成了一种习惯,当你习惯了家里的另一个人之后,等他回家就变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不是刻意,也不至于翘首以盼,而是等待成了心里的一个念头,存在于某个你注意不到的角落,像个一直在后台工作的软件。


王源突然意识到,有一天他们不在彼此的身边了,王俊凯就会陷入找不到人随时联机的窘境,而他也要自己面对打不开的辣椒酱罐头,和冬天洗澡洗一半突然没电了的热水器……尽管这些事情,稍微费点功夫也不是不能一个人应付。


但是对他来说,王俊凯既意味着这些小事,却又不仅仅只意味着这些。


王俊凯之于王源是这样一个人,在他生病的时候为了照顾他,可以开着房门忍受他一个晚上不停地咳嗽。


他想如果他们最后没在一起,也许将来某一天自己也会遇到一个人,同样愿意为他做这些事,或者令他愿意去做这些事,只是那个人,都不会是王俊凯了。


 


王源茫然地盯着眼前黑色的屏幕,目光失去了焦点,他觉得有些晕,显然是感冒药起了作用,却执拗地不肯去睡觉。


不管是歪打正着还是蓄意谋划,王源很少会做无用功,所以他这一等,居然还很值得。没多久王俊凯就回来了,还带了个暗红色的小铁盒,拿在手里铛啷作响,要王源猜里头是什么。


王源翘着腿很高冷的样子,一句呈上来还没说完就破了功,笑得眉眼弯弯,探过身子问是什么东西,快给我。


王俊凯举着铁盒逗弄够了才言简意赅地答:“糖。”然后把铁盒塞进王源手里,目睹了王源从眼睛一亮到黯然神伤的表情变化过程。


“这是喉糖。”


“嗯,”王俊凯点点头,“特批你睡前吃。”


王源拿了一颗放嘴里,眯着眼睛叨叨:“喉糖不算糖啊。”


“这已经是口味最好的了,效果也不错,你含着一颗睡,咳嗽能好一点,但是小心别噎着。”


王源当然知道这喉糖的效果,他唱歌不能迅速开嗓,或是喉咙哑的时候都会吃这个牌子的喉糖。


“姓王的你说谁噎着,我有那么蠢吗?”


“姓王的喊谁?”


“姓王的喊你。”


“对了,”王俊凯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汽水出来,单手拉开拉环,像故意喝给王源看似的,一口一口抿着喝,“你那晚上回来怎么穿那么少,我看你出门前还穿着外套,回来时候怎么没了。”


王源如实回答:“晚上风大,外套给妹子了。”


王俊凯挑了挑眉,递给他一杯加了盐的温水:“自己身体不够好还逞能。”


“干什么,你吃醋啊?”王源哭丧着脸接过杯子,但又想调侃他,明明想笑却又皱着眉,那表情看上去有些滑稽,结果反倒把王俊凯也逗笑了。


 


王源这一病落了两天的课,第二天强打起精神和王俊凯一起去泡图书馆,占了张靠窗的方桌面对面坐下。


图书馆里安静得很,只有翻动书页的声响和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就连喇叭里的钢琴曲都时隐时现。


王源英语作文写到一半突然卡壳了,抬头看王俊凯,就见那人正专心致志地整理笔记,抿着唇,有些严肃的样子。


他真的很好看,王源忍不住想。


窗外的阳光透进来,在他高挺的鼻梁和纤长的睫毛上镀上一圈光亮。


王源的喉结动了动,他挪了下腿,鞋尖不小心顶到了王俊凯的,他又扁了扁嘴,指尖捏着笔头,最后开了口。


“大庭广众你别捏我腰行不行?”


王源一惊,愣了两秒诧异地往王俊凯身后望去,说这句话的是个小青年,此刻正皱眉怒视坐在他旁边的男生。


“好,好。”那男生被他瞪得连连告饶,但又好像很乐在其中,举着双手作投降状。


王源这时候才想起把嘴闭上,视线一转,又看见王俊凯悄悄地扬起嘴角,显然是也听见了。


那小青年又压低声音不情不愿地嘀咕了一句:“等回宿舍的。”


“……”


王源差点又看呆了,想想这么一直盯着人家也不大礼貌,于是收回目光,又换了个坐姿,刚坐好,王俊凯便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王源的病没几天就好全了。病好后他倒也不像前阵子那样老往外面跑,只有时出去吃饭打球,多数时间在家读书看电视打游戏,王俊凯就见过他一边随着拍子摇摆边唱《baby我想对你说》,手上还在打扣扣飞车。


这学期的专业课都没有期中考试,王源倒也乐得清闲,巩固课业之余还真的没有太多事要干,于是某天下午他翻出王俊凯的谱子,躺在床上凝视片刻,便跳起来到桌边提笔填词。


 


王源闲下来了,王俊凯却不然,这程子他身边大大小小事务一堆,偏偏还总遇见意外状况,就如今天他后脚刚到教务办公室,才得知教务老师前脚已出了学院大楼。王俊凯没有办法,只好在楼道里等着,踱到公告栏前看看通知打发时间。奖学金名单已经贴了出来,王源赫然在列,名次不高不低,虽是二等奖学金,但在这个学霸云集的学院里已经很不错了。


这时候就体现出哥们儿和不只是哥们儿的区别了。后者如王俊凯,欣慰一笑,目光缓缓扫过王源的名字,搞不好还要驻足多看一会儿。前者如罗庭信,在公邮里看见了奖学金名单,便立刻到微信上敲人,哎,二等奖学金,请吃饭啊。


王源答应得也很干脆:“行啊行啊,过一阵子就请。”


罗庭信何许人也,当下便毫不留情地戳穿他:“我记着了,你欠的第四顿了啊。”


然后翻开自己的小册子记上一笔,嗯,就快能凑成一个正字了,信哥十分满意。


 


王源退出对话框,才看见几分钟前王俊凯的消息,原来教务处的老师又不知上哪儿串门了,留他坐在办公室门口的沙发上苦等。


王源脑补了一下王俊凯百无聊赖地坐在走道里东张西望苦逼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打手游啊。”


“快没电了。”


果然是快没电了。他想了想,又问:“你要等多久?我去找你?”


“不知道啊……你不是在本部上课?”


王源抬头往讲台上看了一眼,台上那位还不知道在白乎些啥。他于是悄悄合上书本,夹着包从后门溜了出去,出教学楼前利用就快掉线的wifi发了条“等下一起吃晚饭吧”的语音,便匆匆往校门口跑去。


这个点没有校车,王源只能倒两班地铁回去,花了一个多小时,反倒是王俊凯那边先完事儿。等他走出地铁站,迎面便看见那人倚在摩托车上,pose帅气而骚包,抬手扔过来一个安全帽。


两人先拐去了附近的加油站,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王俊凯这辆摩托车是从一位老学长那里购得的,没有牌照,以致他每每上街总是提心吊胆。好在新校区地处偏僻,平时他们也就只在学校附近转一转,倒是从来没见过交警。


所以王俊凯在路口看见交警的摩托车和亮个不停的警灯时能够立刻调转车头往回冲,完全是仰仗他敏捷的反应速度。


王源就没注意那么多,他坐在后面,什么都还没看见呢,就听王俊凯低声说了一句:“我靠,条子。”


这句话成功地把每个男人心中都曾有过的黑道英雄的情怀给点燃了,王俊凯一路飙车,王源坐在后面还在喊:“凯哥,前面左转!他们要围上来了,小心包抄!”


其中王俊凯最不能忍受的是那句“大哥,放我下去,我以一当十!”


结果人家交警没追过来,反倒是这两个愣头小子飙车上了瘾,根本停不下来。可是王源,你怎么不喊了?


王俊凯一下子还有点不大习惯了:“王源儿?二源?你没掉下去吧!”


他想回头看一眼,才刚转头就被一巴掌拍了回去:“看前面,骑车呢。”


“那你说点什么啊。”


身后又是一阵安静,王俊凯熬不住,又想喊王源,就听他气壮山河地吼了一声:“王俊凯。”


“哎。”


“我……”


可是风声太大,引擎的轰鸣声也太大,王源的声音骤然低了下去,只有王俊凯提高嗓门在问:“啊?你说什么?”


 


17.他们称之为浪漫


 


这两个无缘无故飙车逃逸的大学生最后心有余悸地钻进了学校里的麻辣烫店,前几次王源来时喉咙都没好,所以那老板一见他就乐:“还是来碗不麻辣的麻辣烫?”


王源眼睛睁得圆圆的:“不是!”


王俊凯在一旁接茬儿:“来碗清水烫蔬菜加一份鹌鹑蛋。”


王源回头朝他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过会儿一人端了一大碗红彤彤的玩意儿落座,边吃边聊。


刘一麟交女朋友了,这是近期最大的好消息。那女生是他们班花,刘一麟从大一下学期开始追求人家,到现在也有小一年了,终于修成正果。


王源最是乐见其成,感慨说那姑娘终于开窍了,刘一麟那么好的人,错过了就哭吧。


王俊凯不以为然:“那妹子精着呢。”说完又觑了王源一眼,“不像某人,老是不开窍,我也是很心急。”


王源垂下眼帘,夹了颗鹌鹑蛋,不动声色说:“谁说的不开窍,他早开窍了。”


王俊凯哼笑一声:“就知道他一直在装傻。”


王源闻言一哆嗦,鹌鹑蛋就从筷子缝里挤了出去,落回了碗里。


“你看,说你筷功不行,你还跟千玺说不是你的问题是粉的问题。”王俊凯把筷子伸过来,夹起那颗鹌鹑蛋就往自己碗里送,“归我了。


“哎什么呀,”王源不乐意了,立刻过来抢,“我还没干呢,这是我的蛋。”


 


王源确实早就开窍了,这恐怕得追溯到数月前他在王俊凯的枕头底下发现一本BL擦边的清水漫画,以及王源自己从网上购入了一些这方面的心理书籍。往近了说,其实他也已经想明白了,过去的纠结和挣扎一扫而空,他只是想不出要怎么对王俊凯说,哎,我想通了,我们开始吧。


王源长到这个年岁,受人告白无数,唯独没有向人告白过,总不能上一句说“葱递给我一下”下一句就说“王俊凯我喜欢你”吧。


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十月底的晚风已经带上了几分萧索,在空旷的大学城里四处乱撞,恨不得把人吹得倒着走。王俊凯去学生活动中心开会了,王源从麻辣烫店里出来,裹紧了外套,独自走在回公寓的路上,陷入了沉思。


“……所以我今天在摩托车上说的话,他到底听见没有啊。”


 


周末刘志宏来串门,什么也不干,没有动机没有借口却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王源坐在沙发上斜眼看他:“你赖上我们家了是吧?”


刘志宏正在发微信,头也不抬说反正你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干,发完信息才抬眼看王源:“你让我待到宿舍门禁就行。”


“你躲谁啊?”王源见他苦着张脸,立刻猜到了,“哦,你们系那个……”


“嗯,她天天在我宿舍门口堵我。”


刘志宏承认得这么大方,王源反倒不想开他玩笑了:“那你也不用躲着人家吧?”


“不然怎么办,我又不想跟她耍朋友。”


“为什么啊?”王源挺纳闷的,“人长那么好看。”


“王俊凯长得也好看,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啊。”


“……”不对,这不对啊。


王源脑中的警铃瞬间就被敲响了,刘志宏怎么知道他和王俊凯的事情的,须知这些事他还从来没和易烊千玺以外的人提起过……等等,易烊千玺?不会吧……


刘志宏见他没有立刻反驳,凑过去观察他的表情:“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好有道理,你竟无法反驳?”


“有道理个铲铲!”王源拿电视遥控器把他的脑袋戳回原位,“我跟小凯和你们不一样好不咯。”


“哪里不一样了……那我给你找个一样的,”刘志宏把手机举起来,赫然是他的微信界面,“喏,素拓部的学妹跟千玺打听你呢。”


“……刘志宏。”


“嗯?”


“学妹向他打听我,他跟你说干嘛?”


“这个嘛……”刘志宏眼观鼻鼻观心,最后转过去看电视,“哎,我最喜欢眉姐姐了,就如一朵孤高避世的菊花。”


王源盯着他的侧脸看,觉得此人真是深藏功与名,好像知道很多八卦秘密。上次他们从唱片行回来,提到之前那个托王源递情书的女生,刘志宏也是低头笑笑说:“王俊凯成绩好长得帅,要是我是女生,我也会爱上他啊。”


顺便还透露了一下自己系上也有人打听王源和王俊凯,至于表演系的女生打听他们的动机和性质不大对头这件事,他自然没有说。


第二天王俊凯借着出门前的空闲时间在客厅玩电脑,王源便把昨天和刘志宏的这段对话说给他听。王俊凯在旁边微笑着默默听他聒噪,时不时看看他说个不停的嘴,直到王源复述了刘志宏的某句话,他才终于忍不住插话。


“对啊,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靠约好的吧你们的重点。


王源没理会他,继续往下说刘志宏和易烊千玺私交甚笃,肯定有猫腻。


王俊凯心说你先操心你自己吧,嘴上却附和着问:“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说他喜欢眉姐姐。”王俊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王源发现他不能忍受王俊凯拿看白痴的眼光看自己,于是又迅速补上一句,“还有,他说他要是女生他就爱上你了。”


王俊凯听后那表情别提多精彩了,王源正暗自得意,就听他说:“那你呢,你有没有爱上我?”


自掘坟墓。王源心想,怎么又来了。


可是怎么回答呢?还差一点?早就爱上了?


“我又不是女的。”


王源目光闪烁不定,最后干脆躲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又拿了根香蕉榨香蕉牛奶喝,然后一边剥香蕉皮一边懊悔不已,刚才那么好的告白机会,他怎么就怂了呢。


留下王俊凯一人坐在沙发上,隔着厨房的玻璃门看他的背影,借着榨汁机的噪音小声嘀咕:“谁把这小孩教成这样的,真讨人厌。”


他抬头看看挂钟,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从王源出院至今已经快要一个星期,他们的关系还是停在原地,王俊凯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也只能是等王源某一天福至心灵,自己想通。


他有些惊讶地发现,在他和王源的这段感情里,他还能做的,其实并没有多少。


 


王俊凯的这些心思,王源全然不知,他拿着杯子到阳台上,目送王俊凯骑着摩托车消失在小区门口,一边回想他在医院里说的那些话。


“王源,我喜欢你。你要是不想听,我也可以撤回这句话。”


撤回你个头啊,你以为你在发微信啊。


然后王源打开了微信界面,点开刘志宏的头像,问他能不能把琴借他。刘志宏立刻答应了,说乐队练习以外的时间随便用。


王源道了谢,心说乐队练习时王俊凯也在,他才不要在那个时候练习那首曲子。


 


于是第二天下午,王源准时出现在练习室开始摸索他有些生疏了的钢琴,他升上高三后就很少练琴了,要在几天内编曲练熟还要上台表演,时间颇紧,偏偏还有个闲人在旁边玩手机。


王源按了个重音,忍不住吐槽刘志宏:“你怎么看起柯南来了啊。”


刘志宏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茫然地看看他,特别无辜地眨眨眼睛:“谁让我没事儿干呢,唉……”


王源恨不得把他甩出窗外。


刘志宏没待多久就走了,倒是王源一直练到活动中心闭馆才匆匆拿着乐谱和笔盒往大门跑,跨出门抬头一看,王俊凯居然又跨在他那辆臭美的摩托车上等他。


“你怎么……”王源愣了愣,立刻转头看向练习室的窗户,又回过头看王俊凯,下意识地把谱子往身后藏,“你听见了?”


“啊?什么?”王俊凯不知所云。


“哦,没事。”王源摇摇头,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乖顺地跨上了后座。


摩托车在夜晚的校区马路上呼啸而过,王俊凯故意把油门催紧,王源高举双手在后座上欢呼,惹得行人纷纷侧目。王俊凯又好气又好笑,腾出一只手来绕到后面拍了拍那人的屁股:“你坐好,小心掉下去,校内骑车那么嚣张体院的人会来打你。”


王源附在他耳边说车是你的要打也是打你。


回到家已经十点,王俊凯以为王源铁定吃过饭了,便各自洗漱回房。哪知王源这次真说得上是废寝忘食,练琴练得连晚饭也没吃,洗完澡刚躺到床上,便感到空腹的难受,只好起来觅食。


他开了个小灯,在茶几前的板凳上坐下,盖上碗盖等面泡开,然后闭上眼睛,抬起双手。


王俊凯听见客厅一阵窸窣声响,又闻到泡面的香味,打开门探头往客厅看,恰好看到王源虚抬着双手在弹空气钢琴,手指灵活,动作行云流水,面前摆着一碗冒着雾气的泡面。


这画面说不出的和谐而好笑。


他有些好奇,便仔细观察王源的动作,心中刚生出几分赞许,突然又见王源无名指一顿,皱了皱眉,嘴角抽动一下,似乎是弹错了。


王俊凯赶紧缩回身子躲回门后,然后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要躲?


王源听到声音立刻睁开眼,紧走两步去看王俊凯的房间,房门是关着的。他在门口停了停,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便又跑回小矮凳上演奏,结果面泡发了都不知道。


 


周五王源突发奇想要做土豆煎饼,王俊凯刚进家门厨房就传来一声“呲啦——”,接着就听王源短促地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他赶紧冲进厨房张开双臂把王源护在身后,作母鸡护崽如临大敌状,半分钟后站直了回身看着王源,“你往锅里放了多少油?”


王源用食指和拇指比了比:“大概这么多?”


“那你把土豆丝上的水沥干没有?”


“……土豆上的水还要沥干?”


“……”王俊凯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都不想说你了。”


还好他没看见王源刚才削土豆皮的样子,否则他肯定还是要说,自打我出生以来还未见过削土豆削得如此费力的人。


锅子里的油迸得满处都是,他从柜子里拿出锅盖盖上去:“你这土豆煎饼肯定是做不成了,最多做做炒土豆丝。”


王源也挺认命知足:“那就炒土豆丝吧。”


“那没有主食啊。”王俊凯插着腰左右看了看,最后认真提议,“我下面给你吃吧。”


然后王源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两人就着炒土豆丝配王氏重庆小面,背景音是王源新下载的恐怖片,但他心不在焉的,也没看进什么情节。


王俊凯还特别准许他加辣椒,一勺子辣酱都递到碗边了,又被王源挡了回去,说后天有表演,得养嗓子。


“哎,”他用手臂拱了拱王俊凯,“院里迎新晚会你去看吗?”


“看情况吧。”


王源听了好像有些失落,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过头看电视。


王俊凯看他瘪着嘴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有趣,刚想拿筷子戳他嘴角,王源却指着电视开口说话了:“这女的等下要进浴室,镜子上有字。”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有点想笑,心说王源肯定预先看了剧情描述,跟这儿装猜剧情小能手。


果然王源大言不惭说我猜的。


“你悄悄看过了吧?”


“什么呀,”王源一脸正经地反驳,“赌不赌?”


“好啊,”王俊凯往旁边挪了挪,这样看王源的表情能更清楚些,“赌什么?别说五毛啊。”


王源干脆转头直视他:“要是我赢了,你就来看迎新晚会咯。”


王俊凯没想到他会正面对着自己,王源脸上那种得意中带点破釜沉舟意味的神情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的眼里。


他忍不住垂下眼帘笑了起来:“其实你想我去,可以直接跟我说。”


王源居然意外地乖顺,也没躲,定定看了他几秒,也跟着笑了:“我想你去。”


“好,那我就不去了。”


“哎你怎么不按剧本来啊!”王源动作浮夸地放下筷子,上手推他,“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导演,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到了晚会那天,王俊凯早早地到了,但是没见着王源。他告诉过王俊凯表演时间,说不用来得那么早,但王俊凯还是在开场前就进了表演大厅。学校的礼堂小小的,舞台也小小的,他站在观众席最后一排的后面往台上看,不一会儿旁边来了个人跟他打招呼。


“你怎么也来了?”


易烊千玺回头往二楼的咖啡厅看:“我本来在那上面,快开始了,下来看看。”


王俊凯点点头,心想也是,本院素拓部、文艺部和外联部一向狼狈为奸,文艺部办迎新,易烊千玺肯定得来看看。


“哎,”王俊凯指了指舞台旁边那架琴,“你觉不觉得眼熟?那好像是刘志宏的琴。”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说认不出。


后来新生陆续进来,礼堂里满满当当都是人,座位是给新生坐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就站在后面看,偶尔遇见了熟人说说话,主持人登台时王俊凯还有些讶异:“王源儿不是主持?”


“这次不是,”易烊千玺惊讶的原因跟王俊凯不大一样,“他没告诉你?”


王俊凯便不答话了。


王源的节目被安排在后半段,这就说明他今天要唱的应该不是快歌,不然肯定把他放在开场头几个好炒热气氛。


王俊凯站得腿有点酸,忍不住踮脚曲腿,就是不肯席地而坐,也不愿意先去楼上咖啡厅休息,易烊千玺中间都跑开过一会儿,王源上台的时候才刚好回来。


 


主持人报到王源名字的时候,王俊凯很没出息地紧了紧拳头。


王源把琴搬到舞台中央,调好话筒高度,说了些逗学弟妹们开心的开场白,然后便把双手放到琴键上开始弹奏,只在最开始时匆匆把整个礼堂看了一遍。只有王俊凯知道他在找什么,因为王源弹的那首曲子他太熟悉了,就算重新编曲,他还是在前几个音里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前面座位的椅背。


那歌轻而不缓,旋律很是动听。王源弹琴也颇有灵性,虽然没有吉他潇洒,却多了几分活泼灵动,而且他歌声清亮,唱功自不必说,更难得的是一直带着笑。


就像在发光。


这段表演后来获得了在场人员和院文艺部的一致赞扬,对王源分外推崇。但这些王俊凯都不知道,他那时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像空气里都是不可见的电流干扰,王源的声音却像是可以破开浑浊的水面,让他能够清晰地捕捉到歌词里的每个字。


“哎这首……”易烊千玺本来想跟他说话,一转头却愣住了,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住了口。


王俊凯看王源时的样子,让人实在不忍心打扰。


直到一曲终了,王源又扯了几句废话下台,他才像是终于回了魂,慢慢把手从座位靠背上移开,低低地笑起来。


“……臭小子,编曲功夫见长,还把我说的话写到歌词里。”


易烊千玺会意很快:“这歌你写的?”


“嗯,我作曲,未经允许擅自演奏,回去收拾他。”


易烊千玺送给他一个不屑的笑容,但是王俊凯没看到,他的目光追着王源,直至看着那人笨拙地背着琴消失在礼堂侧门,才没头没尾地接着说:“千玺,我等到了。”


“嗯?”


易烊千玺心说这人思维跳跃得也忒快了,全国都没有几个人能跟得上。


王俊凯转头看他,乌黑漆亮的眼瞳映着礼堂的黄色暖光,看上去那样亮:“可以准备告最后一次白了。”


 


我等到王源了。


 


“……”易烊千玺看看他,有点于心不忍,“说真的,你到底告了几次白啊?”


 


TBC.


 


写在后面:这一章终于写完了…其实,这一章的大部分内容,在8月27号时就已经写好了。当时拿给死党看,她评价为“我以为里面有宝藏,结果你就给我看一片羽毛。”于是才加入了图书馆、奖学金、麻辣烫、摩托车、练琴和泡面这些情节。


虽然自己仍然非常不满意,不过还是先发出来吧。


8900+字,我那么久不更也不是完全跑出去野了,这字数算还行吧……


P.S:忍不住玩了一下下面梗,请不要打我。



评论

热度(426)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