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5-6(合租日常段子)

時間怪圈:

第一章:http://koroshiki.lofter.com/post/257da9_16f4903


>>>以下正文:


5.夜晚再黑我不怕不怕啦☆


王俊凯会知道王源怕黑,完全是因为一个偶然,毕竟王源也不可能把这种事挂嘴上说。


这个偶然发生在他们合租后的三个月余,某一天傍晚吃过饭,俩人各自在房里看书,也是异变突生,啪地一声,屋子里就完全黑了下来。


当然,那次不是王俊凯干的。


他伸手在桌上摸了两下抓到手机,打开闪光灯当手电筒,然后起身往王源的房间走。


他们住的这个小区有些年月了,管道和电线之类都老得很,偶尔也会跳闸,他出房间之前往窗外看了一眼,见外面也是全黑的,看来是这一片都停电了。


王源的房门关着,但隔着门板,王俊凯还是听到了些动静,他迟疑了两秒,正在想这是什么声音,便听到王源开始大喊他的名字。


“我在我在!”他也是被王源那紧张的喊声惊到了,居然也莫名着急起来,“我就在门外,你等我开门。”


说着便去转动门把,哪想王源一听更着急了:“别别别你别我就在门前你直接开门会——”


说时迟那时快,王俊凯没来得及听完王源喊的什么,就一把把门推开了,然后才知道王源是怕自己开门太猛撞着他。


但王俊凯把门推到了底也没有撞上什么障碍物,难道王源躲开了?他这么想着拿手机往里一照,王源站在房门旁,正在狠命挠一面墙。


“……你在干什么?”


“咦?门在那儿?怪不得我摸半天抓不到门把手……”


王俊凯总算知道自己在门外听到的细微响动是怎么回事儿了。王源在闪光灯下眨眨眼睛,终于反应过来,这世界上有种叫做手机的东西可以用来照明。


隔了两天王俊凯给了王源一个小夜灯,是他下课后从毕业生的跳蚤市场上淘来的,看上去还很新。后来此灯一直被置于王源床尾的插座上每晚使用,直到……嗯,直到他搬去王俊凯房里睡为止。


 


王源拎着火锅锅底,又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鱼豆腐丸子和纸巾什么的才回了家。王俊凯听见大门开锁的声音便从房里出来,所以王源进门的时候正好跟他打了个照面。


“吃了吗?”王源换了鞋,把东西放餐桌上。


王俊凯深知这个时候得顺毛摸,要表现得比平时还稍微温和一些,服个软,于是看看王源,嘴角微扬,摇了摇头。


王源见他微笑,自己也绷不住笑开了,转身进厨房拿锅子:“给你包了火锅。”


“对了,”王俊凯像是想起了什么走回房间,过会儿拿着一叠订好的A4纸出来,“商业银行管理的重点。”


此时王源正好把锅端上餐桌,便与王俊凯一同在桌边坐下,接过他手上的考试重点翻看起来。


这门课王俊凯去年修过了,开学前几周都是选课阶段,这一周课表才确定下来,他知道王源有这门课,就把去年的笔记翻出来给他。


一时无人说话,王俊凯吃中饭,王源就坐在一边翻笔记,翻着翻着,居然轻声笑了笑。


“笑什么?”


“没有。”王源摇摇头,说了声谢,把考点放回屋里,又拿出平板趴到沙发上看课件。午后阳光正暖,夏日炎炎本就好眠,等王俊凯把碗筷收进厨房回客厅一看,王源已经睡着了。


他扯了条薄毯盖到王源身上,坐在他旁边打开电视,声音只开一格,又怕挤着王源,坐得极浅,这样看了一小会儿电视便觉无趣,索性关了。


王俊凯把pad从王源手里抽出来,在茶几上放好,然后又回头看他。褶扇般的睫毛轻轻颤动,在青年白皙的脸上投下一道极淡的阴翳,有几根发丝正好落在他的眼睫处。王俊凯想帮他拨开,伸了手,却在就要触及的时候停了停,又收了回来。


 


6.我有学长我自豪


王源翻笔记的时候会笑,是因为想起了很久以前他问王俊凯拍题的事儿。“我是最新型的人形智能AI。”并不是他对王俊凯说的第一句话,他跟王俊凯说的第一句话是“同学你能借我拍一下题吗?”,稀松平常,他想王俊凯可能不记得了。


那时候王源选了一门小课,专业选修,一个班拢共也没几个人,还都不是一个年级的。老师给考题范围的那两节课他有事没来,到了期末前最后一堂课很是忐忑,他不可能硬着头皮去找老师再问一遍范围,可没有重点,那复习起来就是事倍功半。


找个同学问问吧。


他放眼扫视了一圈,教室里这十来人,也就坐在右侧前几排那个学长眼熟一些。期中考试的时候王源正好就坐他旁边,那天王源忘了带计算器,又不好意思问他借,转过头看了他好几次,都是犹豫未决,搞得人家还以为他可能要偷看,干脆把卷子往另一边挪了挪。


不用说,这人便是王俊凯,只是当时王源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时候王源满心想着只要能问到考试范围便好,对方姓甚名谁,其实他也不那么关心。


就他了吧,王源心里决定了目标就打算行动,只是这堂课是答疑,学生都在自己看书,老师也找了个位子坐下,不偏不倚就在王俊凯旁边的旁边。


王源左等右等,终于等到课间老师出去倒水,便伺机而动蹿到他面前:“同学,你能借我拍一下题吗?就老师上次划的考试范围。”


这人没说话,从书本里抬起头来,惊人的好看。


王源首先被那双桃花眼吸引了注意力,期中考时他急得如锅上蚂蚁,倒没注意到王俊凯的长相。


那双眼睛眼角微微上挑,王源看到他稍稍仰了仰脖子:“现在知道题重要了?”言下之意你之前干什么去了。


咦等等……等等?这语气不对?


王源一时没反应过来,瞠目结舌愣了半天,最后说:“你、你又不是老师……”


王俊凯笑了:“我觉得这个问题上我可以代表老师。”


哦,原来还有虎牙。


但这笑容一闪即逝,王源尚在愣怔,王俊凯便收敛笑容,复又埋首于笔记本中了。这时候老师刚好进来,见王源杵在人家桌前,便在一旁坐下问:“你在干嘛啊?”


“我问他拍题。”王源说完肠子都悔青了,这不打自招还能再耿直一点儿吗?转眼一看,王俊凯又笑了。


王源心里很挣扎,要是就这么无功而返,他不甘心,可是看王俊凯在笔记本上圈圈画画的,俨然已经自顾自地复习起来了,又觉希望渺茫……哥们儿你借不借倒是给句准话儿,要是不借我好赶紧找别人问啊。


王源进退两难,尴尬得要死,想着总站在这也不是事儿,要不假装问老师问题?可是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有什么好问的,简直度秒如年。


“喏。”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的时候,这个简单的语气词仅在一个瞬间里就把他解救了出来,王源从王俊凯手里接过笔记本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置信。


主要是因为过程太曲折,革命太艰辛。


他把笔记拿回座位上,本子上的内容简洁清晰,留白处打着五角星和重点符号,王俊凯刚才在上面做的圈画原来都是考题范围。


王源又翻到最前面,看了看他的名字,王俊凯,直系学长,比自己大一届。


很久以后他才发觉那时候的自己心如擂鼓。


后来王俊凯问他,自己说过什么让王源很感动的话没有,还非要捡最感动的听。


王源只回答了一个字:喏。


王俊凯听后脸上风云变幻,最终还是没憋住:“……那是什么鬼,你给我翻译翻译。”



TBC.

写在后面:写得不大顺……总之先放出来吧( ´ • ω • ` )两个坑都全面没灵感

评论

热度(447)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