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K远|题目未定

時間怪圈:

写在前面:


翻到以前写的一点的东西…当个开头都欠字数,就先放上来当提醒自己吧……顺便看看会不会有人愿意看……如果有的话就考虑开坑……


三月底写的,是我入坑以来写的第一篇儿子相关的东西。那时候发现凯源有同人文,跟室友打趣说哎居然有同人,室友瞥我一眼说你别到时候也跑去写。我说不会,怎么可能啊,然后过了一个礼拜,我就写了这段东西OTL


后来室友知道了,又揶揄我说你看吧,我说什么来着,你还不是跑去写了。


我说那不一样,我写的是K远,不是真人,凯源我肯定不会写的。然后又过了一个礼拜,我开始写《假痴不癫》_(:з)∠)_


后面的事情跟我熟悉的人也都知道了,《假痴不癫》写了三个多月,还没写完一半,我又开了《留灯》……嗯……《论打脸play的真人教学版》


>>>以下正文:


盛夏的阳光如同以往的十八个年头一样晃眼,寥寥几片树荫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路上稀稀落落地走着身着便服的学生,三五成群,多还是笑着的。而几层楼上就要升入高三的那批可怜虫此时还在暑期补课,偶尔抬头便能看到一两个凑到窗边往下看的脑袋,一双死鱼眼似乎对视了也并不介意。


马思远捏着手里的一叠奖状跨出校门,和班上同学约好的散伙趴订在明天,今天谁也没多流露出一丝不舍,好像打算把那点惜别之情全攒到K歌包房里宣泄殆尽。


其实真没什么,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也没有想象中依依不舍,没有人大哭,也没有人大笑……想象中该有的都没有发生。


他在公车站牌前站定,等车驶来,远远地正好看到同学从小吃店出来,于是挥手打个招呼,然后上了车。沿着每天都会经过的路线看着窗外发呆,就像下一个周一他还会在这里似的,唯一的违和之处不过是工作日的正午乘客不多罢了。


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女人拎着一个大袋子走到他旁边坐下,看样子是刚从菜市场出来。马思远往里让了让,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那一叠五花八门的纸张。橙红色的奖状下面露出厚皮信封的一角,那里面装的是他的录取通知书。


一年前,Karry也是这样提着装了录取通知书的松垮书包,站在教学楼下往上看。马思远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是恰巧当时高二的自己从窗前一探头,便看到了他抬头望着教室窗口的样子。




站在家门口就能闻到饭菜的香味,马思远打开门,在玄关看见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板鞋,于是冲厨房的方向喊一句我回来了便匆匆上楼。


他在房门口喘了口气,然后像是不给房里的人一点准备的时间,忽地推开房门。


桌旁却是一张并不惊讶的笑脸。


马思远的声音倒很平静:“你怎么来了?”


“来贺你荣升一本,”Karry难得地高兴,“再贺你再次成为我的学弟啊。”


再次两个字有点重,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从初一到高中,以及就要开始的大学生活,他一直处在这个位置上。


马思远不自觉地把手里的通知书往身后藏了藏,Karry朝他手上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这座城市好学校不太少,但也不算多,所以马思远和Karry始终同校,也不过是让人感慨一句好巧之余多叹一句“倒也是情理之中”。


他把房门靠上,顺手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旁的矮柜上:“你怎么知道我考哪所大学?”


“你估分的时候我就知道会被录取,我自己考过的学校,什么水平我很清楚。”


答非所问。


马思远瞥了他一眼,后者却是一脸坦然自得。



评论

热度(53)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