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7-9(合租日常段子)

時間怪圈:

1-4:http://koroshiki.lofter.com/post/257da9_16f4903


5-6:http://koroshiki.lofter.com/post/257da9_1760c45


7.难道是我拆礼物的姿势不对?


王源送给王俊凯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也是蛮特别的。不过虽说特别,其实也算是一件使用频率颇高的生活用品。


“你说,”王俊凯孜孜不倦地在电脑上敲字,“他送这东西给我,到底是何居心?是不是暗示我可以直接推倒了?”


屏幕彼端的易烊千玺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道:“……你还是没告诉我他到底送了什么。”


这回轮到王俊凯沉默了,怎么才能若无其事地告诉易烊千玺,王源送了自己一条内裤,这是一个问题。他思虑良久,未果,于是干脆下线关企鹅,正巧这时候王源来喊他吃饭,王俊凯便慌忙盖上了电脑。


易烊千玺等了半天,只等到一个黑掉的头像,这下反倒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什么东西让王俊凯这么难以启齿,他脑中跑过很多选项,都因为太过邪恶而被抹杀。


王源要送生日礼物这个事儿他早就知道,差不多王俊凯生日前半个月,王源就找他商量过,问他知不知道王俊凯都喜欢些什么。


易烊千玺想了半天,说你可以送手办和周边啊,王源说这个已经送过了。


“送过了?”易烊千玺有点疑惑,“……这好像是你们在一起之后他第一个生日吧?我是说住一起。”


王源没在意他的口误,反问道:“只有生日可以送礼物啊?”


倒好像莫名其妙的人是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都不忍心告诉他,一般男生玩儿得好的,也都很少送什么生日礼物,都是生日前后找几个哥们儿出去搓一顿,喝个小酒也便罢了。


于是王源最后也不找他商量了,自己一个人拿了主意,所以他到底为什么决定送这个,从此就成了王源身上一个未解之谜。


他也不是全然觉得这个礼物毫无问题,至少王俊凯生日前三天,他就开始后悔了。眼见着9月21日一天天近了,却也想不出什么别的东西可送,王源最后心一横,打算装作完全忘了这回事,至多说句祝贺什么的。


那天王俊凯正好没课在家,王源下午下了课刚要回去,被一个不熟悉的女同学拦住了。那女生塞了封信到他手里,王源想这个年代情书也是蛮难得的,刚要开口回绝,就听对方说,你和王俊凯是室友吧?


哦,原来是要我当信差啊。


王源想了想,觉得当面拒绝不太好,送个信而已,也就答应了。揣着情书回到家,刚一开门就见王俊凯从自己房里出来,手上拿着的赫然是那个装了内裤的盒子,暗红色,蝴蝶结,包得漂漂亮亮的。


“啊……啊。”王源顷刻间就失语了。


“送我的?”王俊凯掂了掂盒子,脸上藏不住笑。


王源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你怎么随便进我房间啊!”


我进的还少吗?


王俊凯看着他,似乎不大理解王源为何这么激动:“我收衣服,把你的拿你屋……哦,”他彻底笑开了,好像想通了王源面红耳赤的原因,“你害羞什么啊。”


说完转身回屋拆礼物,背影特别潇洒:“谢了。”


回了房间王俊凯就潇洒不起来了,他拆了缎带,打开盒子,然后怔了足足有五秒钟,才慢慢把盖子放到一边。


脑海里浮现出王源刚才那幅紧张的样子……“你害羞什么啊?”


这也太害羞了好吗!


 


王源的心态倒是恢复得很快,毕竟送也送了,再扭扭捏捏的也没意思。王俊凯自从回了房就没出来过,王源中途跑到他门口张望了一番,想看看他到底在干嘛,结果只看到他在电脑上敲字,噼里啪啦地,界面好像是企鹅。


及至晚饭时间王源才名正言顺地去喊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所以吃饭时也是闷声不响,一改话唠本色,倒要王俊凯先开口:“你买的礼物……”


王源刚舀起一勺汤,停了停,还是喝了。


“号有点儿小。”


“噗——咳咳咳咳……”王源接过王俊凯递来的餐巾纸,瞥了他一眼……听你这意思我还低估你了呗?


但是从那天起,王俊凯对他的态度好转了不只一点半点,不再像刚开学那会儿冷冷淡淡总摆臭脸了。


那其实王俊凯还是挺喜欢那礼物的吧?这也正常,要不是确实好看他也不会买。


王源心里有点高兴,一高兴,就把情书这事儿彻底忘了。


 


8.中二是病,药不能停


乐队的练习一结束,王俊凯就整理东西打算回去,刘志宏问他要不要一块儿吃饭,王俊凯手上忙着收拾,头也不回说和王源约好了订外卖,不在外面吃了。


刘志宏表示活这么久真是头一回听闻还有相约订外卖这一说。


“好笑,”王俊凯把吉他放包里背在肩上,一手插兜一手回王源的短信,那人据说已经瘫在沙发上快要饿死了,王俊凯看着屏幕上的颜文字笑了笑,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才回头接着对刘志宏说,“你以为凭他一个人能点到起送价?”


说罢扬长而去。


 


下午两点半,王俊凯与王源茶足饭饱,各自占据长沙发的两端看剧,奈何沙发太小,两个大男生这么一坐,中间的距离连一个人都容不进,跟挨着坐也没什么差别。


王俊凯余光看见王源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忍不住问:“你在吃糖?”


“没有,”王源微微皱眉,“我觉得我好像长智齿了。”


王俊凯嗤笑一声:“怎么可能。”


王源不乐意了:“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不可能?”


王俊凯还真转过来看他一眼,然后回过头继续看电视:“智齿是有智慧的人才会长的东西,你辣么蠢,怎么会长智齿。”


“哦,”王源反唇相讥,连面色也不改,“难怪你就没长。”


王俊凯笑起来,以彼之言还置彼身:“你又没看过,怎么知道我没长?”


哪想到话音刚落王源就扑过来掰他下巴:“来来,我看看我看看,让我这个王牙医……”


王俊凯心说这又是哪门子的role play啊,王源怎么这么幼稚,一边赶紧箍住王源的手防止他为非作歹,但是见他那张脸凑得那么近,王俊凯又觉此等良机焉能错过,于是猛地往前一凑……差一点儿就碰到了王源的嘴唇。


王源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随后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脸上一副“我早就看透你了”的表情,嘴上还不消停:“你刚刚要干嘛?”


“没干嘛,”王俊凯也坐直了,决定装蒜到底,“你以为呢。”


王源又笑得好像毫无防备:“我以为你要耍流氓。”


 


傍晚两人到附近超市买东西,王俊凯拎篮子,王源往里面放了两罐沐浴露,王俊凯拿出来一瓶还回去:“家里还有。”


刚说完,突然觉得大腿后面有点痒,王俊凯手一伸,果然抓住了王源的手,把他的手举到眼前:“你又蹭什么了?”


“没有啊。”王源挺无辜的样子。


王俊凯仔细看了看,王源手上还真是什么都没有。


王源有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爱往人身上蹭手,王俊凯就被他蹭过奶油、沙拉酱、酱油、芥末,还是黄色的那种。而且王源也不是谁都愿意蹭,就王俊凯的观察,甭管摸着了什么,他好像专门就只往自己身上擦。有时候明明什么也没沾到,王源也要蹭手。王俊凯问过他原因,王源说:“哎你不懂的啦,那就是一种气,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无形的细菌。”


王俊凯觉得王源这个小脑袋瓜也是蛮神奇的,中二成这样也不容易,小时候肯定幻想过自己是什么身负使命的黑炎使者一类的……像王俊凯就从没有过此类幻想,绝对没有。


久而久之他都习惯了,也就随王源去了。他也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王源这个怪癖,直到后来跟易烊千玺聊起,才发现原来易烊千玺也注意到了。


王俊凯当时挺不是滋味的,忍了半天最后蹦出俩字儿:“忘了。”


“啊?”易烊千玺一时没反应过来。


“把这事儿忘了。”王俊凯又重复了一遍,连这种事也要独占,可见病得不轻。


 


他这边正琢磨要不要买个小电风扇放在客厅,一回头突然发现王源人不见了。


“王源儿,王源儿?”王俊凯沿着货架一排排找,最后终于在巧克力前面找着了人,把王源怀里的巧克力和软糖一一放回架子上,“你不是长智齿了,这些东西先别吃……好吧留一包。”


王俊凯深知王源秉性,你不让他买,一转身他就自己偷偷买一堆。


回去时天已擦黑,两人拎着大包小包闪进单元楼,王源刚要跺脚,就听王俊凯打了个响指:“要有光。”


四周霎时亮了起来。


还未入秋的天气闷热得紧,楼道里堆放着老旧的自行车和木制的衣柜,拥挤异常,王源在声控灯30瓦的微弱光芒下看着王俊凯,愣怔着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一个字:“神……”


王俊凯露出一边虎牙,颇有些得意。


“经病啊。”


能中二成这样也是蛮厉害的,王源绕过王俊凯径自走上楼梯,心说王俊凯小时候肯定还幻想自己是什么身负使命的黑炎使者,绝对是这样。


 


9.你过来,我保证不亲你


要是以为王源从此就能管住自己吃零食的嘴,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有句话说得很好,叫图样图森破。


某个晚上王俊凯闲庭信步就步进了王源的房间,再出来时见那人在客厅沙发上看娱乐新闻,王俊凯走过去,隔着一张茶几看着他:“你偷吃什么呢。”


“没有啊。”王源万年不变的语气,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一样的无辜,就是咬字有点含糊不清。


王俊凯也不拆穿他,坐到一旁沙发上盯着他腮帮子看。王源目不转睛地看电视,心里却巴不得嘴里的糖能融化得快一些,生怕这时候王俊凯问一句什么“你觉得上海友邦2008年的保费为何高于其他地区”之类的问题,那他要是一说话,就什么都暴露了。


终于等到糖全化了,王源浅浅地吁了一口气,就听王俊凯悠悠说:“我刚在你房里找到了一包糖。”


“……”王源拍案而起,“你怎么随便进我房间啊!”


王俊凯原本是去他房里拿空调遥控器的,但他不打算辩白。“我进的还少吗?”还是这句话,不过这回王俊凯说出来了。


王源气呼呼的,王俊凯都这么说了,自己那袋糖肯定凶多吉少,保不齐都已经被销毁了。


王俊凯也站起来:“说话要算数,当时是不是你答应一天一颗的。”


那是我答应的吗?那是你胁迫的好不!王源一扬下巴:“你管我?”


“管了怎么着吧。”王俊凯心说你这是医生确诊了的蛀牙,一天一颗我都嫌太惯着你了。


王源梗着脖子,死不认账:“反正我没吃,我就放一袋在那儿看看怎么了。”


“没吃是吧?”王俊凯都要被气笑了,“刚才也没吃?”


王源矢口否认:“没有。”


“好,张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王源刚张开嘴突然觉得不对,赶紧后跳一步拿沙发抱枕护住前胸,警惕着问:“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王俊凯步步逼近,“你嘴里肯定是甜的。”


丧病啊!


王源惊得花容失色:“你你你别过来离我远点儿……别过来啊再靠近一步我就报警了!”


“你手机餐桌上摆着呢。”


王源欲哭无泪,抱枕也不要了,直接往王俊凯身上扔,两个二十岁的人就这么在10平米大小的客厅里玩起了官兵抓小偷。官兵比较辛苦,时不时还要接住小偷扔过来的沙发抱枕,一边还要劝降:“里面的人听好了,你已经被包围了,请尽快投降,我保证不拿你怎样。”


“去你的!”王源又扔了一个抱枕,“那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哪句话?”


“就那句……那什么肯定是甜的。”


“哦,你过来我告诉你。”


“滚蛋!”


“……”


 


“好吧,”王源手边没抱枕了,王俊凯扔还了一个给他,“那你想怎么理解?以后还乱吃东西吗?”


王源直起身看了看钟:“我得出门了。”


“嗯,”王俊凯也从追逐和防御的姿态中恢复正常站姿,把王源的钱包递给他,“早点回来。”


“哎。”


王源答应了一声立刻蹿到门口,王俊凯坐到沙发上,刚舒口气突然想起:“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跟二文去吃宵夜!”王源探头回来吐舌头比个鬼脸然后迅速关门溜之大吉。


 


二文就是刘志宏,此君与王源同届同乡,艺术学院表演专业的学生,因在短剧中出演过一个名为天宇文的逗比角色,且演技精湛令人折服,一时间声名远播,从而得此绰号。


刘志宏原本想点几罐啤酒,但王源说自己第二天有球赛,得保持最佳状态,只好作罢。他坐在王源对面看他半晌,最后低头咬了一块牛肉,状似不经意道:“你这T恤是王俊凯的吧。”


“那怎么了,”王源嘴里含着肉,咬字不清地答,“还不是我挑的。”


他连内裤都是我买的呢,这句王源没说。


刘志宏啧啧感叹:“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王源一翻白眼:“他这样的,将来结婚肯定管得人家妹子喘不过气来。”


“怎么说?”刘志宏听这话头,八卦之心顿起,面上还得装作疑惑和关心的样子。


王源遂把这些天的苦水倾诉了个干净,自从上次他支气管炎犯了之后,王俊凯已经限制他吃刺激性的食物,这下连零嘴儿也不给吃了,简直生无可恋。


“你说我得支气管炎,他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自己的嗓子……”


所以王源今日爆发,实在是积怨已久。


但您那也算不上爆发啊,刘志宏怕自己摒不住偷笑,赶紧喝了一口汽水加以掩饰:“人家那也是关心你。”


“切,”王源很是不以为然,“从我住进去,那约法三章现在都快变成约法十三章……哎你是不是哥们儿啊,怎么还笑呢。”


王源就见不得刘志宏嘲笑自己,眼珠一转,又开辟了一个新话题:“对了,我那天见着你们系花第二了,还真是挺正的。”


刘志宏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她来找你了?”


“不是,她去找千玺的,我刚好在。”


随后两人又聊了些其他的,话题便就此转开,没再提起王俊凯。


 


王源却不知道,王俊凯第一次见他既不是那次他敲响了王俊凯家的房门,也不是他们一起上的那门专业选修课。


王俊凯第一次见王源,是在校十大歌手的比赛上。那时候原本有人请他去做评委,但王俊凯自己有乐队要练,加之学业压力,所以便拒绝了。不过比赛的时候,他还是去看了。


这么偶然地凑一次热闹,便看见了那个在台上发光发亮的王源。


之后的每一场比赛,王俊凯都去看了。


王源是他们那届的校歌手冠军,论唱功,其实他不是最出色的,跟他差不多水平的也有,但是舞台上的魅力这种东西毫无道理可讲,至少王俊凯只一眼就记住了那个穿白色衬衫的青年和他清亮的嗓音。


所以这样的嗓子,王源要是不好好保护,那就由他来看着好了。


 


TBC.


写在后面:来说一下内裤梗的来源,其实是个真事儿,不过不是发生在lo主自己身上。


彼时lo主还是一个小学三年级的真•loli,一日与父上谈天,偶然说起,父上问:知道你妈送我的第一份情人节礼物是什么吗?


我:什么?


父上:内裤。


……嗯,我觉得我母上当年也是蛮有意思的一个人。


另,玩儿了一下这个梗,出自《圣经•旧约》的《创世纪》,“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以及,在这里介绍一下设定。老王是校乐队的吉他手兼主唱,二文是校乐队的键盘手及院文艺部现任副部长,千千是街舞社社草,源源如前文所说,是他这一届的校十大歌手冠军……这么汤姆苏的设定大家不来一份儿吗owo


最后,lo主最近文思枯竭,总觉得自己写的很差……所以两边都没更文,今天这一篇也是写得不如意……嗯,只能说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承蒙大家不弃,在下感激不尽=w=



评论

热度(468)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