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15(合租日常段子)

時間怪圈:

前文链接:1-4   5-6  7-9  10-12  13-14   


写在前面:我觉得我再说这章有真•告白大概也没人信……不过还是说一下,别看这次只有15一章,好歹也有五千七百多字呢w


………我到底还是不是在写段子OTL


>>>以下正文:


15.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吗


王俊凯这一笑,就连着开心了好几天。心情一好,灵感便如泉涌源源不断,即便事务缠身,那首曲子却还是在一周内完工了,手稿交到王源手里,等着他填词出成品。


易烊千玺见他有时莫名其妙就会微笑起来,觉得毛骨悚然之余还是关心地说了句:“有病得治啊。”


王俊凯通常自己笑一笑便会立即收敛笑意,不巧这回刚好赶上王源给他发短信,他看着屏幕一边乐一边敷衍地答:“嗯,得治得治。”


易烊千玺觉得太吓人了,以后便也不再说了。


王源发短信过来压根儿也没说什么好笑的事情,只是提醒王俊凯课本忘带了。


他今天只有上午有课,回家后忙着誊写论文,这门选修课的老师只收手写稿,王源抄了一小半,突然发现抄岔行了,于是到王俊凯桌上找修正液。


王俊凯电脑旁边摊了一本书,书页被风吹得哗啦作响,露出书页间隙里的一条缎带,看着有些眼熟。


王源翻了两页,中国对外贸易,好像是王俊凯今天下午的课。他又往后翻,便翻到了那条缎带,末端系着一张浅蓝色的纸片,确实眼熟,上书“想吃重庆小面”,末尾还画了个颜文字,正是出自王源之手,是他上周写好了,挂在三教底楼那块许愿板上的。


王俊凯果然是看到了这个。


王源合上书,拿了修正液,坐回椅子上重新开始抄写,写了没几个字,又拿起手机给王俊凯发了条短信。


最后他还是给王俊凯送书去了,当然没忘了把那张许愿签夹好。送完书从教学楼出来,见外面天光甚好,便找刘志宏一起去了附近的唱片行。


“所以,你来是为了给新歌填词找灵感?”


“也不全是,”王源拿起一张唱片,翻过来看歌目,“十一月初我们院迎新晚会,我要上台唱歌,来这转转,顺便想唱什么歌合适。”


刘志宏斜靠在架子旁边,四处随意看了看:“有想法了吗?”


王源说龙卷风或者类似爱情吧。


“龙卷风?这歌比你都老吧。”


王源笑了笑,没说话,刘志宏又指着不远处的书籍区说我过去䁖几眼,你挑好了来找我。过会儿王源去找他,居然见那人手里拿了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


 


两人出了唱片行,又打算去吃点东西,便一道往小吃街蹓跶。


“吃什么?”


王源想也没想:“不要辣的。”


刘志宏挺讶异地看他一眼:“你怎么跟王俊凯一样。”


王源一愣,还没回话,刘志宏又吸了吸鼻子说:“你俩衣服上洗衣剂都一个味道。”


“……”王源翻了个白眼,“废话。”


先不说他们住在一起,洗衣粉是公用的,王源那个房间放了书桌书架和床之后就没有空间放衣橱了,所以他大部分的衣服都放在王俊凯房间的衣柜里,不是一个味儿才怪。


但是他和王俊凯明明是性格迥异的两个人,习惯也截然不同,怎么会一样呢?


“你觉得我们一样吗?”


刘志宏正说到他们乐队招新,猛地听到这个问题还没反应过来:“啊?你说你和王俊凯?不一样啊。”


“……”那你刚才说什么一样,王源觉得不太想理他,又沉入到自己的思绪里去了。


最后在小吃街找了家面馆,王源和刘志宏各自拿了一瓶铝罐汽水坐下。王源抽了张餐巾纸擦易拉环口,刘志宏已经喝上了,见他这个举动很是不解:“你在干嘛?”


“擦一下啊,”王源答地理所当然,“你不知道这上面很多病菌的吗?”


“你听谁说的?”


听王俊凯说的啊。


王源张了口,又突然顿住了,最后说:“王俊凯病菌,会传染的。”都没注意到自己在笑。


他和刘志宏吃完饭,优哉游哉地晃回去,居然还比王俊凯早到家,所以王俊凯进门发现王源已经回来了的时候,还颇有一些惊喜。王源这阵子活动特别多,又是朋友同学的饭局,又是学院社团的活动,总不见人。


王俊凯于是心情大好,进门没多久便说:“今天你小弟来乐队应征了。”


“应征?”王源捧着一罐便利店里买来的打折爆米花,腮帮子鼓得跟仓鼠似的,含糊不清地问,“你们乐队缺人啊?”


“嗯,”王俊凯换了鞋,把吉他放好,坐到一旁沙发上接过王源递来的水喝了一口,“我大四就隐退了,现在在找吉他手和主唱。”


王源点点头,又转过去继续看电视,往嘴里塞一把爆米花。他突然想到,王俊凯升上大四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遥远的事,等王俊凯大四实习了,或者最晚,等他毕业找到了工作,他就会搬出这间公寓了吧。


那到时候我要不要搬到王俊凯那间大房住呢。


“嗯?”等等……王源嚼着爆米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刚刚说谁去应征了?”


王俊凯一脸“你终于发现了”的表情:“陈冠宇啊,是你小弟吧,水平不错。”


哎我去……


王源瞪了他一眼:“录取了没有?你怎么把我的人抢走了?”


王俊凯笑起来:“那要不我把你也抢走算了。”


话一出口王俊凯就后悔了,他看着王源迅速冻在原地的样子,心说毁了毁了,以前不着调的玩笑开惯了,忘了最近是敏感时期……你说我以前没事调戏王源干什么呢,都养成习惯了。


王俊凯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看王源的眼神里透着小心翼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紧张得就像滑垒后等着裁判宣布“safe”或“out”的棒球选手一样。


结果王源愣了两秒,突然抓了一把爆米花丢到他脸上:“抢也是我抢你好吗!”


王俊凯默默起身往浴室走,一边脱外套一边说:“泼妇。”


又被丢了一把爆米花。


“你等下把地扫干净。”


“洗你的澡吧!”


王俊凯把浴室门一关,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看你的电影。”


说完便一个人闷在浴室里偷笑。


 


他最近反倒不特别着急了,王源喜欢逃,那就让他多逃一阵子吧,横竖王俊凯已经认定了,王源跑不远。尤其是当他发现,王源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所以即便王源偶尔不冷不热闹闹别扭什么的,他都能泰然处之。


可是缓和也仅仅只是缓和,没有丝毫别的进展,他和王源总不能做一对点燃了的蜡烛,比赛谁先把谁耗尽。


所以王俊凯现在,不是觉得特别着急,而是觉得有点着急。


王源就像个倔强又不识路的小孩,他不求助,不探询,如果你不牵着他往前走,他就会一直站在原地。


王俊凯觉得,是时候去牵王源的手了。


 


秉着这样的想法,他便挑了个清闲的夜晚坐在客厅等王源回来,即便摊牌不成,好歹也可以多点相处时间,没想到这一等,就直接等到了凌晨一点多,门锁才开始有动静。


他在沙发上屏息静气地盯着大门,开锁的声音响了半天却不见人,王俊凯都开始怀疑是有人在撬锁了,王源才终于开门进来。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T恤,现在已是十月中旬,夜里起风温度又低,他却还穿着条九分裤,露出一截小腿,脸红扑扑的,也不知是不是被风吹的。


“我回来啦。”王源却好像不觉得冷,笑嘻嘻的,兴致很高。


王俊凯知道了,他喝醉了。


王源的酒量不算特别好,但也不差,而且他不上脸,喝多了也就是脸颊泛一点红,所以从脸色上很难判断他到底喝了多少。不过王俊凯有独特的辨别技巧,王源喝醉后,说话鼻音很重,语气也比平时要软,何况王源刚才还喊了他一声凯哥。


王俊凯见他脸颊通红,心说皮肤这么白又不上脸,得喝多少才能红成这样啊,于是催促他去洗澡睡觉。


 


王源又笑着应了,晃晃悠悠去洗澡,洗了有十来分钟,王俊凯有些担心,便走过去敲了敲浴室门:“王源?”


里面只有水声。


“王源?”王俊凯又敲了几下,“没事儿吧?洗完没?”


“没呢。”


王俊凯听见他回答,放下了心,叫他洗快点,刚一转身,就听见浴室里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一声塑料瓶落地的空洞响声。


“王源!”王俊凯拉开门便冲了进去,王源瘫倒在地,莲蓬头还开着,热水洒下来,一旁躺着一罐掉在地上的沐浴液。


他先察看了下王源有没有外伤,见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便问王源有没有觉得哪儿疼。


王源眯着眼睛,听他这么一问,皱起眉,挺委屈的模样:“疼……”


王俊凯赶紧追问:“哪里?哪里疼?”


“尾椎骨……”


……你还知道尾椎骨,王俊凯恨不能在他脑袋上凿一下。


“我扶你,你先站起来。”


王源却好像没听见,那双杏眼眯缝着眯缝着就闭上了。


“别睡啊。”王俊凯拍拍他的脸,他这时候尚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还有闲心在王源脸上捏了一把,“快起来,不洗了就回房睡。”


三分钟后他才明白刚才的自己太天真了,古人有个词用来形容现在的王源非常贴切,叫烂醉如泥。而且王俊凯始终无法把这滩泥拼凑回雕塑让他站立起来,好容易王源的腿摆正了,刚把他上半身架起来,脚一滑又躺下了,或者好不容易把上半身扶正了,刚要拉他起来,王源腿一蹬,身子一歪,又是前功尽弃。


王俊凯怕他冷,又不敢关掉花洒,数分钟下来,已是热得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也不知是被水淋的还是被汗濡的。


更煎熬的是他还不敢乱看,要说王源光着膀子的样子他以前也见过,可是现在这个场景下就有点微妙了。


王俊凯憋红着一张脸,把衬衫袖子卷至手肘,就这么十数秒的功夫,王源又滑下来了。


“祖宗!”他都快窒息了。


“哎……”王源气若游丝地答。


我靠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王俊凯蹲在原地看着王源,脑子里还在想怎么办。王源轻得很,问题是卫浴门太窄,角度也比较刁钻,王俊凯又不敢下重手捞他,所以最好还是让王源自己站起来,他扶着王源往外走。


但是他戳了戳王源,那人却是纹丝不动,只有眼睫微颤。


“唉……”王俊凯叹了口气,“王源你真是……”


真是什么,他又想不出来了。


最后王俊凯抹了一把脸,也不管王源听不听得见,凑到他面前说:“一会儿你坐好,我把你手架肩上,数一二三你就用力蹬腿,我背你回房间。”


拍一下王源的头:“听见没。”


 


等把王源放床上,擦干身子,给他穿上睡衣,王俊凯再回到客厅一看时间,才惊觉居然折腾掉了二十来分钟。他低头看看自己……也去洗个澡好了,于是进浴室冲了把凉水澡。


这把凉水澡的效果显然非常一般,王俊凯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天亮没多久就起来了。他独自在客厅晃了几小时,中间还打了会儿游戏,直到下午两点,才去叫王源起床。


王源的睡姿从昨晚就没变过,被子蒙住半个脸,眉头微蹙,喊他两声都没反应。


王俊凯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见王源的脸还是通红,他把手放到王源额头上,热得惊人,原来昨晚不止是醉的。


“王源,起得来吗?我带你去看医生。”


王源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之后又不动了。王俊凯没办法,到衣橱里拿了几件外衣给他套上,又给他穿了一件厚外套,生怕捂不出汗来似的。上车时又怕王源没力气抓不住自己,索性拿条围巾把他捆在身上,这才放心骑车往医院去。到那儿挂号验血忙了半天,给医生一看,说是支气管炎引发的高热发烧,王俊凯不惜血本要了间单独病房,把王源安置好已经快要四点。


他又给刘志宏打电话,让他去王源的课上请个假。


“行啊,哪个教室?”王俊凯把教室号报给他,刘志宏又问,“你现在在哪儿?”


“医院,我现在走不开。”


第二天刘志宏来探望王源的时候还唾沫横飞地讲述说自己一进教室,王源半个班都认出他来了。


“下回这种替人上课喊到的事儿别找我了,你们老师认得我。”


王源挺不屑的样子:“怎么可能。”


“真的啊,他是我影迷你不知道?”


“你最多就有个影子,哪里来的影迷。”


王俊凯站他背后默默地想我是叫你去帮他请假,谁叫你帮他喊到了,王源在班上那也是闪闪发亮的体质,一个年级加上学院老师都没几个人不认得他,你倒是以为能蒙混过去。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当晚王源一直昏睡到半夜才醒,他睁开眼睛,走廊里的白炽灯光从打开的房门透进来,不太亮,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白色的墙壁和他半梦半醒间的记忆断片统合起来,让他立刻明白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王俊凯就坐在他旁边,见他醒了,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轻声问:“吃点东西?”


王源点点头,看着他拿起饭盒转身出了房间,片刻后捧着微波过后热腾腾的白米粥回来。


“这是哪儿来的?”


王源指着床头的水果,王俊凯正在吹勺子里的粥,闻言随口答道:“我托护士买的。”他低垂着眼,所以没看见王源饶有深意的揶揄目光。


“那粥呢?”


“我买的。”


他把勺子递过去,等王源喝完了粥,王俊凯把碗筷洗净,又在王源病床旁边坐下来,叫他再睡一会儿,然后关掉音量打开了手游。


王源倒希望自己能睡过去,无奈他白天睡得太久了,现下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打开手机翻两页小说,也觉得没有意思,索性锁了屏坐在床上看王俊凯玩游戏。


这病房里只有王源一个病人,王俊凯满可以在隔壁床位睡上一觉的。


他玩了十分钟不到,发现自己做不到忽略王源的目光,于是也只好退出游戏,抬眼就见王源定定地看着自己。


“……你有话想说?”


王源又点了点头:“我……”


刚要开口,却被王俊凯制止了。


“你先别说话,”王俊凯的手覆在他的唇上,“病人先养好嗓子,你先听我说。”


他把被子给王源掖紧一些,然后重新坐下,看着王源的眼睛,沉默了几秒,才郑重地开了口。


“王源,我喜欢你。”


“……”


“不意外吧?”王俊凯克制着不眨眼,仔细观察王源的表情,王源看上去很镇定,似乎早有预料,但眼底还是不免起了些波澜,“你要是不想听,我也可以撤回这句话。”


王俊凯说罢便从塑料袋里拿了颗梨出来,一边削皮一边继续说:“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或者逃避些什么,毕竟,我不是你,我只是很喜欢你。但是王源,任何一种不上不下的关系,都不可能永远维持在那个点上,就像国内外价格最终会过渡到国际市价,我们不会一辈子保持这种关系,也不可能一直住在那间小公寓里。”


“所以,”他把雪梨切块装在饭盒里,然后插了一块递到王源唇边,“不论你在逃什么,最后都一定会导向某一个结果。”


“我现在也可以说我会一直等下去,等你某天从我所不能理解的矛盾中逃离出来,但你也知道,这样的承诺没有意义。我会等,但等待总是有时限的。”


他又绽出一个笑来,垂下眼帘时睫毛长长的,脸上都是温和的笑意:“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就目前看来,我大概还能等蛮长一段时间,至少还没想过放弃。”


我不希望任何事物成为阻碍我们的因素,包括我和你。这句话,王俊凯没有说。他虽然不知道王源在逃避什么,但是他知道要戳破王源的逃避毫无意义,这个过程是有点残酷的。


“……”


这世上总会有这么个人,让你甘愿下决断做个坏人,也让你学会如何说那些温暖人心的情话。就如王俊凯不是个长于言辞的人,但时候到了,自然就能说出来。


王源都不想提他刚才那个进出口模型的比喻有多么不恰当了。他慢慢嚼着梨,咽了下去,既不点头,也没说话,只是仍旧眼中带笑,看着王俊凯,像是唇角微扬,但又好像只是错觉。从走廊分来的那点灯光,还不足以让王俊凯看清王源的表情。


气氛有些微妙,王俊凯突然有点底气不足,犹疑着问:“你还有话想说吗?”


“有。”


这有些出乎意料,他满以为王源会被他刚才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暂时找不着北,所以只是多问这么一句做做样子以示民主,没想到王源居然还能有话说。


王俊凯多少觉得有点挫败,呼吸声也重了些:“你说吧。”


王源的嘴角缓缓拉起一个弧度,那双眼睛也跟着弯起来:“我想去厕所,你帮我拿一下点滴瓶。”




TBC.

评论

热度(560)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