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一生一世

凯源|留灯13-14(合租日常段子)

時間怪圈:

前文链接:1-4   5-6  7-9  10-12  


>>>以下正文:


13.不告白我们还是好朋友


问:怎么向自己喜欢的人告白?


答: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王源回到家的时候王俊凯正坐在沙发上练吉他,进门前他已经隐约听到一点声音。


“回来了?”王俊凯似乎兴致颇高,抬头朝他笑笑,“过来听。”


王源遂放下包,坐到他旁边,茶几上摆着纸张和铅笔,王源拿起来翻了翻。


“你新写的歌?”


王俊凯嗯了一声说我弹给你听。


他偶尔也写写抒情曲,但这样轻而不缓的却好像是第一次听见,曲子才写了一小半,王源听完异常喜欢,便试探着问:“你谱词没有?还是给二文写?”


王俊凯摇摇头,唇角微微扬起:“给二文写肯定又是些心悸啊初恋啊的少女情怀。”写别的主题时还更诡异。


王源想你这个旋律不写谈恋爱难道还写家国山河啊,但又不免窃喜,打算旁敲侧击地问王俊凯要来,自己写词。


“那你自己写还不是写些处对象的内容。”


王俊凯表情都不变:“我也可以写家国天下啊,谁说我一定要写处对象了?”


王源回忆了一下,王俊凯的语文成绩好像一般:“也对,你又没处过对象。”


王俊凯甚是不悦地看他一眼,转回头过了几秒,突然就悟了,再看王源笑得一脸谄媚,王俊凯也不能自抑地跟着笑起来。


“要不……你来写?”


王源忙点头,连一点矜持都不要了。


“那好吧……”要不是满脸笑意,王俊凯那样子看上去还真挺勉为其难的,末了还要带几分怀疑地审视王源,“你行不行啊?”


“我又不是没帮你们写过词,”王源拍着胸脯,“高考语文作文满分好吗。”


“可是高考作文不允许诗歌形式啊。”


“嘶……有完没完啊?”


“好好好。”王俊凯见好就收,不经意多看了王源几眼,才恋恋不舍地移开视线,谁知那人却说话了。


“哎,”王源看着他抱着吉他的样子,觉得眼前的人像带着荆棘的花,明知不可为,却还是想靠近探寻,“……你大学以后,有没有动过心?”


王俊凯抬眼看他,这次看得更直接更大胆些,他心知王源能问出这样的话已算是有勇气了,目光难免炽热。


两人的视线纠缠在一起,王俊凯听见自己压低声音说:“那你呢?进大学以后,动过心吗?”


王源发现自己靠得太近了,于是退了回去,换上最无害的笑容:“没有。”


“那我也没有。”王俊凯干脆利落地接在他的话后回答,然后又按了个和弦,低头拨了两下吉他弦,拿起铅笔在纸上涂了几个音符。


“王源。”好像是随意地一抬头,王俊凯放下笔,摊开手心,“把手给我。”


“啊……”王源愣愣地把手递过去,伸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往回收,“你要干嘛?”


“手给我。”王俊凯很坚持。


“你先说你要干嘛?”王源也不退让。


王俊凯叹了口气,有点无奈:“我有话对你说。”


他还是没把手收回去,王源也没把手伸过来,两人就这么隔空摊着手掌,看上去有点傻。


“我……”


“你别说了。”王源把手伸过来了,只不过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别说了。”


“……”


“时间晚了,我先去睡了。”王俊凯的话说了一半哽在喉口,王源却没有给他尴尬的机会,甚是大方自若地起身去浴室洗澡。


这借口王源几天前也说过,但那时候的神态比现在可爱多了,王俊凯往后躺倒在沙发靠背上,脑海里回忆上次王源逃回房间时不知所措的模样。


他心烦意乱地关灯回了房间,躺了片刻,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王俊凯斜眼看了看,易烊千玺来的短信,他懒得看,于是就放在一边没管。


 


王源的冷静自持当然有一大部分是装出来的,他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王俊凯刚才想说什么。洗完了澡,回房时发现王俊凯已经去睡了,客厅的灯也关了。王源把自己关进房间,既觉得心情难以平复,又觉疲惫不堪,甚至还觉得有些前途未卜,结果便在烦乱的思绪中睡去。半夜起来倒水喝,一打开房门外面却是一片漆黑,他愣了几秒,才想起今晚最后一个用浴室的是自己。


他忘了给自己留灯了。


 


14.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王俊凯原先没觉得王源前些天总躲着自己,但经过那晚之后,他再回忆起之前种种,就不免觉得王源早就在躲避,只是当时的自己没有察觉罢了。


而且王源的闪躲,还总是很不着痕迹。就拿最近几天来说,王源待在自己房里的时间要明显多于在客厅的时间,但有时仍会在客厅和餐桌一带晃一晃,要不是王俊凯确实告白未遂,他兴许也不会觉得王源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不过两人说话的次数倒是比以前少得多,从原先的言无不尽,到现在非必要不讲话,王俊凯也是觉得挺憋闷的。


你躲什么啊,我不还什么都没说吗。


犹豫再三,给王源打了个电话,谁知王源接起来却是用气音说话,原来是在自习教室。


王俊凯说你要是先回去,就先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晾了吧,王源说声好,两人都没什么别的可说,便收了线。


等王俊凯回到家,衣服也刚晾好,王源没比他早回来多久,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走到阳台上视察工作结果,过会儿王源就听他的声音从敞开的玻璃落地窗外面传进来,语气有些不悦:“你怎么没拖地。”


王源莫名其妙:“你没叫我拖地啊?”


“那我也没叫你水漫阳台啊。”


我还水漫金山呢。


王源觉得王俊凯夸大其词,地上就这么几滴水,太阳一晒过会儿不就干了,完全没达到“水漫”的程度。


这几天王俊凯老是找他的碴儿,王源心里也不痛快,你这是真的喜欢我吗?但是转念一想,好像人家也没说喜欢他啊,于是反而生起闷气来了,也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王俊凯。


但是有些习惯就是不争气地改不掉,比如习惯了一起吃饭,习惯了讨论课题,习惯了有这么个人会听自己没营养地扯淡……又比如习惯了拿起电话,自然而然地就拨了他的号码。


最后一个尤为令王源困扰,那天他本来是要给父母打电话,结果一调出拨号界面,鬼使神差地就拨给了王俊凯,幸好线路一接通他就回过神来了,赶紧就要掐断电话。


没想到王俊凯比他更快,才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


“喂?”


“……”王源沉默了两秒,然后不急不缓地说,“带个牙膏和保鲜膜回来,家里没有了。”


挂上电话的瞬间觉得自己太他妈机智了,简直聪明。


可他千算万算,却没料到家里保鲜膜还有一大卷。王俊凯回到家归置东西的时候还对着抽屉里那卷几乎全新的保鲜膜纳闷,牙膏是快没了,可保鲜膜分明是他们上次一起去超市才买的,根本没用多少,王源怎么说没了。


当然,他没有把自己的疑惑跟王源说。


后来和易烊千玺碰面,王俊凯便把和王源的事儿说与他听。


王俊凯告白未遂那晚易烊千玺曾发了条短信给他,内容倒没什么,只是一般寒暄,因为易烊千玺发那条短信原本就是当开场白用的。那天他和王源打球时听了王源的想法,本来也不想管这闲事,但考虑再三,还是打算劝王俊凯别操之过急。哪想到就那么一会儿功夫,王俊凯居然就告白了。


后来王俊凯没回他,他也以为只是在忙没看见而已,所以现在知道了事情原委,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多少要负些责任。可是直到听完王俊凯的讲述,他都没闹明白王源在想什么,就算王源本来没想过要和王俊凯在一起,那也没理由拒绝自己心上人的告白吧。


易烊千玺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他到底在纠结什么?”


王俊凯一摊手:“我还想知道呢。”


“你那天怎么跟他说的?”


“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人家就叫我闭嘴了好吗。”


易烊千玺反呛他:“那你也不算告白过了啊。”


获得了王俊凯眼刀一枚。


“你现在什么打算?”


王俊凯的气焰突然就消下去了,垂下视线,抿了抿唇:“没什么打算,万念俱灰。”


易烊千玺看看他,觉得他这个状态不行,遂一脸高冷地俯视之:“你是不是傻的啊?”


王俊凯很肯定地说:“不是。”


“那怎生这样蠢笨呢?”


他学着电视剧里的语气说完,王俊凯脸上就差写着“老子不爽”四个字了。


“你记得王源前室友的事儿吧?”


“记得。”提起这个王俊凯就来气,一想到曾经有那么个人跟王源朝夕相处,用和自己同样的眼光看待王源,以及学校宿舍没有隔间的澡堂,王俊凯就恨不得杀过去制造一条社会新闻。


易烊千玺全然不知道王俊凯这些心思,接着问:“你记得多少?”


“他跟王源告白,然后王源就搬出来了。”


还真是只记得跟王源有关的部分,易烊千玺也懒得吐槽,心想记得就好:“那我问你,你告白了……”


“没告白。”


“好好,你差点告白了,real不懂你纠结这个有什么意思,”易烊千玺继续说,“王源肯定猜到了你当时想说什么,对吧?”


“废话。”


“那他现在搬出去了吗?”


“……”


 


易烊千玺的话在王俊凯脑子里过了几个弯儿,终于还是转到他心里去了。但他这几天顾不上王源的事情,有一门课近期要交小组作业,他是组长,又得上台做presentation,还要统合ppt,忙得是焦头烂额,有时干脆就睡在同学寝室里。他想也正好跟王源保持距离,过几天,静观其变。


 


这天王源上午没课,睡到快中午才起,迷迷瞪瞪去洗漱,却总感觉洗手台画风不太对。


他伸手去拿漱口杯,突然发现杯子里少了王俊凯的牙刷。这阵子王俊凯早出晚归,王源已经好多天没见着他了,只凭着鞋子、换洗衣服和水槽里的碗判断他回来过。


王源的手还停在杯子前面,愣了愣,告诉自己别多想,便匆忙吃了午饭赶去上课。


这一节课上到下午四点,王源从教室里出来,决定回家补眠。他昨晚熬夜看球,即便睡到中午犹嫌不够,好在晚上的课因故取消了。走到楼梯口,正好看见易烊千玺在下面几节台阶,于是撒欢似地蹦下去勾住他的脖子:“小千千!”


易烊千玺被他吓了一跳,脑子里还在想是先跟王源说在楼梯上这样很危险呢,还是先说大庭广众之下别这么叫我,结果话未出口倒先笑了起来。


他正好要去学校东门,和王源同路,于是便边走边聊。王源自从和王俊凯走到现在这么个不尴不尬的境地后,已经好些天没跟人侃大山了,所以逮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易烊千玺,自然是开心坏了。


易烊千玺见他这股子兴奋劲儿,觉得自己这些天的担忧纯粹是想多了,情况也没有王俊凯想的那么糟,便趁着王源心情好,赶紧投案自首:“对了,跟你说个事儿,我那天把你搬宿舍的原因跟小凯说了。”


易烊千玺说完觉得身边安静得有点诡异,他多少觉得有些心虚,一回头,却着实被王源的表情吓着了。


“……你怎么这种表情?”


“啊……什么?”王源刚开始还怔怔的,过了几秒却突然光火起来,“你干嘛告诉他啊!”


易烊千玺被吼得一愣,他虽然觉得没经过王源同意就把这事儿说出去不大对,但却没料到王源会真的生气,毕竟这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有多保密,加上王俊凯又是熟人……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只能道歉安抚,王源也觉得自己刚才太失态了,两人揭过这个话题,气氛却不复刚才那么热烈,聊了几句都聊不起来。易烊千玺以为王源还在生气,其实王源是心神不宁。


他回到家,洗完澡躺到床上,心里还是觉得不安,恨不能马上见着王俊凯,看他穿着睡衣在厨房刷碗,或者盘腿在椅子上打副本。结果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又做了噩梦,王源汗涔涔地醒来,已是夜幕四合,四周安静得很,只有一线光亮从门缝里透进来。


王俊凯回来了。


王源打开门,走了几步便看见那人搬了个小板凳在茶几旁,伏在电脑前飞快地打字。


“你回来啦?”他感觉自己很久没说过这句话了,声音都有些干涩。


“嗯。”王俊凯头也不抬。


“那……还走吗?”


“嗯……嗯?”王俊凯不明白王源为什么这样问,终于从电脑前抽身出来,看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又埋首到ppt里去了。


“哦……我去洗澡。”王源觉得讨了个没趣,低头嘀咕一句,便转身往浴室走,没走几步却又忍不下这口气,急急地回来了,脚步声还挺重,“王俊凯!”


“……啊?”王俊凯迟疑地抬起头。


“你他妈干嘛吓我!”


“我拿什么吓你了?”王俊凯一听话头不对,干脆先把电脑放到了一边。他首先想到的是有几天因为回来太晚没给王源留灯,可看王源生气的样子又觉得不会是这个原因,何况王源还一直叫他出门关灯来着。


“你没吓我你这几天啊还有牙刷……”王源语无伦次地嚷了半句,突然顿了顿,强自压下怒火,“没事,我去洗澡了。”


说完转身就走。


“你说清楚,什么牙刷,怎么回事儿?”王俊凯快走几步赶上前,一路跟着他进浴室,王源一甩手把浴室门关上,还没关严实就被王俊凯推开了,“我今早把牙刷扔了,怎么了?”


“……”


王源没说话,其实他进浴室后就看到垃圾桶里那支牙刷了,真要命,白天他也是眼睛脱窗了,居然没看见。


王俊凯就站在他身后,两人一时无话,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过了片刻,王源转身,笑得特别甜:“没啥没啥,我搞错咯……新牙刷在抽屉里,我要洗澡了,你出去一下好不?”


王俊凯甚是费解地瞅他一眼,最后还是板着脸出去了,关上浴室门时却忍不住弯起嘴角。


 


TBC.


 


嗯……先别急着打我,我虽然说过这一章老王会告白,但我没说过他会成功啊,是吧?好事多磨嘛。



评论

热度(459)

  1. 凯源-一生一世時間怪圈 转载了此文字